陈禹:对于新古典经济学的看法

观察者网   陈禹   2014-05-12 09:54  

陈禹:对于新古典经济学的看法

观察者网推出的茅于轼、陈平等经济学家关于真理标准以及西方经济学的讨论,引发了诸多学人的关注。此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教授赐稿观察者网文章《经济学的科学主义谬误》,认为经济学永远无法成为自然科学意义上的科学;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商学院教授孙涤来信对经济理性人等问题展开论述……今天,中国人民大学信息学院退休教授陈禹再次给我们发来讨论文章,从新古典经济学角度出发对今天经济学的发展进行讨论和思考。

以下是陈禹教授来信

陈禹教授

陈平教授、茅于轼教授、姚洋教授以及各位朋友:

看了前面的讨论,也想谈谈自己对于古典经济学(和新古典经济学)的一些看法。

1.经济学的研究目标和基本问题是什么

纵观人类科学的历史,无非是兴趣(或好奇、或美)和实用(或利益、或需求)两个基本动力。对于经济学来说,可能是后者更多一些。特别是在今天的中国,许多人以为经济就是挣钱。

这当然是很片面的。但是如姚洋教授所说的追求美的动力,在学术界恐怕从来也没有消失过。

作为社会科学,客观性和真实性的问题比自然科学更难解决。但是,我觉得还是可以比较通俗地界定为:对于经济这个复杂系统的运行和演化规律的认识和理解。这种认识和理解对于实际的影响是十分显然的,不必再加以解释和强调,虽然这并不一定是经济学家本人的目的。

作为一个与人的行为不可分割的、具有索罗斯所说的“反身性”的、认识过程和干预过程纠缠在一起的复杂系统,经济系统的运行和演化规律无疑要比自然科学中的系统更为复杂,至少会具有许多很不相同的、新的情况和特点。

2.古典经济学——作用和不足(以亚当•斯密为例)

作为古典经济学的开山鼻祖,亚当•斯密的贡献和作用可以作为我们回顾经济学的切入点。

经济思想史家韦斯利•米切尔认为,亚当•斯密是现代历史的创始者之一。他的书之所以值得人们注意,最重要的是由于它对当时那些正在消亡的文明的原则的批判,并制定了正在出现的文明的原则(参见《现代国外经济学论文选(第四辑)》,商务印书馆,北京)。

我非常欣赏这样富有历史感的评价。在资本主义形成的初期,他批判了“正在消亡的文明”,制定了“正在出现的文明”的原则。这既肯定了他的贡献,又限定了他的历史地位。

今天,在信息时代成为新的“正在出现的文明”的时候,我们回顾一下亚当•斯密,是很有启发的。

亚当•斯密的贡献很多,限于篇幅,这里只就分工理论谈一谈。他提出“分工创造财富”的基本观点,成为今天经济学的基础。但是,他认为是交换的需要导致了分工。我认为这是不对的,至少是不全面的(这里暂时不展开)。

其次,他没有注意到分工需要付出代价。科斯补充上了这一点。但是,正如陈平教授指出的,科斯完全拒绝定量分析,这阻碍了这个方向上的进一步的深入。

布坎南在纪念杨小凯的文章中说:“杨小凯跳过了二百多年带有误导性的经济学分析,把我们带回亚当•斯密那里,领略斯密的基本洞见,并且富有想象力地运用现代分析技术,重新对斯密的思想进行阐述。”

我体会他所说的误导,就是忽略了分工和专业化的产生和发展,只注意在分工固定条件下的资源配置和一般均衡。这也正是从根本上对于新古典经济学的批评。

事实上,除了效益和代价之外,我们还需要深入研究分工带来的风险、分工形成的新的利益主体和层次、分工带来的人自身的变化以及由此决定的分工进程的不可逆转性和路径依赖等等。

我认为,这些都是今天的经济学理论需要回答,而尚未有效地回答的议题。

简言之,古典经济学作为那个历史时期的产物,为经济和社会的进步提供先进的理念,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存在时代决定的缺失和不足,这些不足为经济学的进一步发展留下了空间。

上一页 1 2下一页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牟一天 关键词: 经济 经济学 经济学家 陈禹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