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大选观察:“不去投票就该枪毙”?

观察者网   王丁楠   2014-05-31 10:10  

只有远景和目标,缺乏具体施政纲领

5月26日开始的总统选举是自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民众迎来的第八次投票。塞西当选毫无悬念;而他的唯一对手、声称奉行纳赛尔路线的萨巴希虽然已承认失败,却可借这次投票在未来数年里获得反对派领袖的殊荣。

说到竞选纲领,塞西和萨巴希在反恐、外交、清除穆兄会、保证少数群体权利方面并无二致。二人都希望成为埃及的第二个纳赛尔——对外提升民族尊严,对内打击伊斯兰势力。但在民主和人权上,塞西认为为了维护社会稳定,示威法不应更改,公众和媒体的政治表达需受到限制,军队和警察应得到更多支持。萨巴希则声称,公民自由必须得到保护,军队不得干政,内政部和警察必须改组,示威法应得到修订。

在促增长、减贫、增加就业、应对能源危机等方面,两位候选人只谈到远景和目标,缺乏具体的施政纲领。比如,他们都提到改革补贴制度,但如何入手,选民们不得而知。二人都提出海湾国家的援助很重要——塞西特别指出,埃及不是在乞讨,而是利用海湾国家发起的“马歇尔计划”振兴本国经济——但都没有谈及埃及何时、怎样实现自力更生。塞西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有一套改善经济的长期方案,但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现在不能公布。

塞西称他有一套改善经济的长期方案,只是还不能公布

塞西称他有一套改善经济的长期方案,只是还不能公布

塞西称他有一套改善经济的长期方案,只是还不能公布。

对塞西而言,高票当选并不足虑,此次选举的看点是投票率,即有多少人响应他的号召参加投票。26日投票前,两位候选人都鼓励民众积极出动参加选举,让全世界看到埃及的民主奇迹。塞西的竞选团队提出,最起码要实现投票率超过50%、或约3000万人参加选举的目标(本次符合规定的选民数量约5400万)。塞西本人则在投票前一天表示,他期待投票人数超过4000万(即投票率75%)。

埃及临时政府和两位候选人之所以如此关注投票率,首先是因为穆尔西竞选总统时,决胜轮投票率近52%,只有超过这个百分比才能证明目前的政治进程获得大多数民众支持。此外,去年政变期间,军方声称3300万人上街抗议穆尔西政府,这个数字备受争议。这次关键性投票正是打破外界疑虑、向世界展现塞西强大民意基础的好时机。

“不去投票的人是出卖国家的叛徒!叛徒!叛徒!”

总统选举万众瞩目,但投票结果却并不理想。5月26日,投票人数差强人意,参加者主要是老人和妇女。前来投票的人们几乎不约而同地将选票投给塞西。他们认为塞西是唯一的品行端正、诚实清廉的政治家;鉴于他的军方背景,塞西也是唯一一位有能力掌控国家机构、解决埃及各种问题的政治领袖。

作为军队和政府推举的候选人,塞西当选呼之欲出,但埃及政府却为低迷的投票率苦恼不已。为了鼓励公众参加投票,政府临时决定27日全体公务员放假、银行关门、公共交通部分免费,投票时间延长至夜里10点,并要求商场于下午4点(提前八小时)关门。

5月26日,埃及开罗,男性投票者排队投票,年轻人不多 (来源:Daily News Egypt)

5月26日,埃及开罗,男性投票者排队投票,年轻人不多 (来源:《埃及日报》)

5月26日,埃及参加投票的民众(来源:Daily News Egypt)

5月26日,埃及参加投票的民众(来源:《埃及日报》)

5月26日,埃及开罗一投票站 (来源:埃及金字塔报)

5月26日,埃及开罗一投票站 (来源:埃及金字塔报)

5月26日,塞西的支持者在投票站外 (来源:Daily News Egypt)

5月26日,塞西的支持者在投票站外 (来源:《埃及日报》)

5月26日,埃及开罗另一投票站 (来源:埃及金字塔报)

5月26日,埃及开罗另一投票站 (来源:埃及金字塔报)

然而到了第二天,投票人数变得更少,即使开罗市中心的投票站也是门可罗雀。军人、警察和工作人员闲得无聊,一些记者则苦于找不到投票者作采访对象。这时,载着大喇叭的汽车开始在大街小巷播放录音,要求“懒惰的”人们从空调房里出来投票,“否则埃及就要灭亡”。同时,选举委员会重申,无故放弃投票者将被罚款500埃镑(约440元人民币)。但人们似乎对这项惩罚措施不以为意。因为倘若政府真正执行这项规定,那些月收入仅约2000埃镑的普通百姓必然要大闹一场,局面将无法控制。

投票的第二天,媒体和民众不约而同地将注意力从候选人得票数转向本次大选的投票率上。埃及的官方和私营媒体大多是军队的铁杆支持者。各个电视频道上,主持人和嘉宾极力动员民众上街投票,言辞逐渐激烈,最终演变为对不投票的选民肆意谩骂。在穆尔西下台时扮演重要角色的CBC电视台女主持Lamees al Hadidi提醒人们:“不要忘了恐怖分子和去年那些被烧掉的教堂,我们要向世界展示埃及民意。”知名主持人Tawfiq Okasha(穆巴拉克民族民主党党员、军队支持者)在直播间拍着桌子说:“那些选择逛街、做饭而不去投票的女人就该枪毙。”以惊人言论著称的评论员Mostafa Bakry曾在今年年初表示,如果美国胆敢伤害塞西,我们就上街杀掉在埃及的美国人。这次他愤怒地说:“不去投票的人都是恐怖分子的支持者,是出卖国家的叛徒!叛徒!叛徒!”社交媒体上,歌手Amr Moustafa(穆巴拉克和塞西的支持者)发布留言,呼吁政府取消不投票者的选举和被选举权。

不去投票的埃及人,有的是伊斯兰政党的支持者,一直抵制政变后的路线图;有的是青年运动成员,反对军人干政,警惕新的“穆巴拉克”重掌政权;有的人对两位候选人都不满意,认为他们只是为了个人目的而竞选,没有提出带领国家走出困境的具体措施;还有的民众表示,过去一年,塞西已经是埃及的实质统治者,这次投票无非是走形式,况且天气炎热,实在没有参加的必要;有的选民不满过去一年生活状况恶化和国家肆意逮捕反对派,对军队主导的过渡进程失去信心;还有的人在经历七八次投票后,觉得这样的政治参与对改善生计意义不大,与其到投票站去,还不如利用这几天出去度假,或是在家做饭、带孩子。

面对这样的舆论氛围,27日临近投票尾声时,选举委员会突然决定,由于大量选民没来得及参加选举,28日继续投票一天。原定两天的选举,第二天已是人数寥寥,却被延长为三天。此举一出,立即招致社会各界的批评和嘲讽。许多政党指责此举劳民伤财。一些媒体评论员批评道,选举委员会的作法将授人以柄,威胁此次投票的合法性。有些年轻人说,投票率低其实很好,有助于避免法西斯政府当权。还有人讽刺说,欢迎政府无限期延长投票时间,这样就可以一直放假了。

萨巴希的竞选团队声明,延长投票时间的决定是选举委员会迫于某些人的压力而被迫作出的;过去两天里,违规现象频发,他们的监票员在多个投票站被拒绝入内,一些人甚至被警方逮捕拘禁。在这种情况下延长投票期限将使违规行为进一步蔓延。有鉴于此,萨巴希的支持者纷纷呼吁他退出竞选。萨巴希本人则坚持参选,但决定竞选团的工作人员不再进驻投票站监票。由于外媒认为选举委员会延长投票时间、增加投票率的做法是为了使塞西更体面地赢得选举,塞西的选举团为了避嫌,也声明反对选举委员会的决定。但最终,委员会驳回了两位候选人的异议,坚持延长投票时间。

28日傍晚,被延长至三天的选举即将结束。选举委员会官员发布消息说,投票人数已达2100万,投票率终于接近40%。这样的结果已是来之不易!对即将入主总统府的塞西而言,这场选举虽毫无悬念,却仍牵动他的神经。这次,埃及人没有一呼百应地遵从塞西的投票指示,这不仅预示着新总统未来治理国家的艰难,也表明埃及各派别在穆尔西下台时实现短暂聚合后,又再次走向分裂。

在未来的几年里,埃及人会同意塞西改革补贴制度吗?每天忍受断电的居民们会响应他的节电号召吗?穷苦的百姓能否听从塞西的建议、自发地“把手中的大饼一分为四让给别人”?大批失业青年会像士兵一样执行总统的命令、不计报酬地为国家奉献吗?民族自尊心日益高涨的埃及人是否会允许政府继续向他们原本并不喜欢的海湾国家“乞讨”?在总统选举尘埃落定之时,这些问题的答案却突然变得飘忽不定。

埃及革命观感写到现在,读者朋友们想必已对这场跌宕起伏的政治变革感到麻木疲惫。埃及人也是如此。然而他们虽有理由对政治漠不关心,却又不得不为了有尊严地活着而继续抗争下去。

埃及大选选票(来源:埃及金字塔报)

埃及大选选票(来源:埃及金字塔报)

埃及开罗街头竞选标语(来源:Daily News Egypt)

埃及开罗街头竞选标语(来源:《埃及日报》)

投票站外戒备森严(来源:Daily News Egypt)

投票站外戒备森严(来源:《埃及日报》)

开罗街头塞西海报(来源:Daily News Egypt)

开罗街头塞西海报(来源:《埃及日报》)

萨拉菲光明党支持塞西竞选的海报(来源:Daily News Egypt

萨拉菲光明党支持塞西竞选的海报(来源:《埃及日报》)

(点击链接查看埃及大选最新投票统计:http://english.ahram.org.eg/NewsContent/1/64/102437/Egypt/Politics-/LIVE-Egypts--presidential-election-results.aspx)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江上客 关键词: 埃及大选 塞西 萨巴希 竞选团队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