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黑人:是问题,不是“祸害”

禅机   占豪   2014-10-26 14:23  

最近微信圈流传一篇《广州告急:50万黑人给中国民族带来的隐患不容忽略》,将居留广州的非洲裔移民描述为一场“黑祸”。其文透露出的愚昧与荒谬,甚至得到一些我本以为应当有思辨能力的“知识分子”的认可与接受,实在莫名其妙。

文章开头写“据统计,仅广州一地非洲黑人数量至少有50万,其中合法入境者两万多,其余全部是非法入境或者签证过期。其中黑男占了90%以上,且每年以30%-40% 的速度递增”。其后更将广州的治安问题归结为“黑灾泛滥”,“一些颇有见识的广州居民早已察觉到,黑人的强奸、犯罪、暴力伤害、骗财骗色的现象,早已屡见不鲜;而广州也日益成为艾滋、性病的重灾区”。

于是,多少自诩“有见识”的人就此上当,再一次被粗制滥造的种族主义牵着鼻子走了。我没有企图掩饰问题的存在,但是非法移民滞留是政策制定和实施的问题,与所谓的种族根本半点关系都没有,作者却蓄意以此为噱头,煽动种族歧视。先不论作者摆出的没有任何出处的数据究竟真实性何在,我们应该问的问题是:非法入境是如何实现的,边检漏洞在哪里?为什么非法滞留的比例这么高?移民政策的设置是否合理,实施是否有效?治安问题如果存在,为什么国家机器不能解决?作者自称“我这些全部都是数据,陈述事实”,可是通篇罗列所谓“数据”“事实”没有一处标明来源;实验室的数据尚可以造假(我真的没有要黑美女科学家),更何况是“广州女人至少六成都被黑人骚扰过”“黑人犯罪率是白人的7-8倍”这样一望而知的信口胡诌。经过了两次毁灭性的世界大战的当代,文中这样漏洞百出的论述尚能大行其道,令人痛心。作者类似“黑人属于寄生性种族”“素质低下”“智商低”“混血污染基因”的措辞,如若真放到被作者称为“后悔当年引进大量非裔阿拉伯裔移民”的当代西欧,根本是主流社会早已想象不到也不可能容忍的政治不正确,倒是与当年纳粹的口径如出一辙。文章冗长,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种族主义有其生存的土壤,或许正是因为它将本来复杂深刻的问题简单粗暴化的能力。如果我们要严肃地对待“数据显示非洲裔黑人平均犯罪率较高”这一命题,那么我就得严肃地讨论包括但不限于如下的课题:数据来源的社群里,非洲裔黑人这一群体处于什么样的地位?他们可以使用的经济、政治、社会资源相对于其他群体是多还是少?非洲大陆本土“文明”发展程度较低,与近代以来西方主导的从人口土地殖民到资本全球化的历史发展,有什么关系?“文明”真的只有现代化这一种模式吗?君可见,以上问题之中的任何一个都足够复杂,急于指认“究竟是谁的错”的“有识之士”,当然不会愿意逐一思考;这时只要搬出“种族”“血统”“基因”这些因其先天决定这一本质而杜绝了一切讨论余地的因素,最终“答案”就找到了,皆大欢喜,大家再也不用想破脑袋了。

可是这种简单粗暴的思维模式带来的“答案”,除了让我们有一个可以泄愤指责的对象,还有什么意义呢?所谓种族、民族乃至宗教等等一切以身份认同为基础的问题向来是社会问题的遮羞布,通过人为构造群体之间的优劣之分来转移矛盾焦点,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只会加深群体间的隔阂,恶化矛盾。在我看来,两岸三地近十年来愈演愈烈、且有相互激发助长嫌疑的民族主义抬头势态,才是真正发人深省的问题。从延伸的角度来说,最近中港矛盾、两岸矛盾里的“逢中必反”现象,起码部分也是源于这种单一化、不加区分、简化问题、转移矛盾焦点的思维模式。所以中国大陆人民本身亦是这种思维模式的受害者,何以还趋之若鹜?

各位助力转发呐喊的朋友们,千万不要以为作势与政府官方不同的声音就是言之有理的;民粹与极权一样可怕。最后,如果你们真的关心自己和下一代的未来,关心中华文明的存亡,请你们建立健康善良的三观,胸怀天下,悲天悯人,而不是不加批判地传播这种粗制滥造的种族主义。也请体谅我们这些长年漂在海外的游子,让我们在面对“其实你们中国人才最种族主义”的发难时,有驳斥的底气。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c)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黑人 移民 种族主义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黑人 移民 种族主义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