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好文】这一次中国真的不一样

微博@中科大胡不归   陈经   2015-08-13 15:09  

【@中科大胡不归 按:这是我的师兄陈经在2005年写的文章。当时中国的GDP数值还不及意大利,崩溃论和悲观论调仍然是舆论场的主流。但陈经敏锐地指出了这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已经改变得太多,真的不一样了。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经济向来是居高临下地“象研究试管中的虫子一样”,但对账面数值还很低的中国,它们却发现自己已经受到了面对面的挑战。中国按比较优势逐步发展各级产业,先发展初级的,再逐渐往上吃中级高级的,占住了就不放弃。中国直奔全球生产基地的方向而去,断了其它发展中地区的工业化机会,所以是“全球化的终结者”!以后不仅是中国去改革开放适应这个世界,世界也得调整改变去适应中国。历史事实完全证实了陈经的预测,这就是洞察力!此文可以参照陈经2003年的文章《经济版图中的发展中国家》(http://weibo.com/p/1001603802140509400455?mod=zwenzhang)阅读。】

在替中国吹牛之前,先自吹一下。这些年我坚定的看好并鼓吹中国的发展,属于“觉醒”得比较早的。中国政府很给面子,各种坚挺的经济数据陆续出来,国际上也是四面出击,动静越整越大。如果照老一套把中国当一般发展中国家进行危机分析,不管是“正义人士”的悲天悯人与愤怒指控,还是敌对势力的幸灾乐祸,“中国崩溃论”好象说不太通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中国与发展中国家有很大区别。一些人“预料”中的加入WTO后农业、汽车业、零售业破产没有出现,倒是这些悲观预期一一破产。 

“崩溃论”人士很大程度上受政治倾向的影响,本来就没多大市场,其预言不符现实,并不奇怪。但中国对发达国家摆出的挑战姿态实在是让很多人意外。我对此是有预期的,但也没想到中国的挑战“来得那么快,来得那么直接”。不久前还是一些人拿“万亿美元资本外逃”吓人,转眼就是“热钱”大举,外汇储备连续翻番,就快世界第一了。几年前没几个人注意到中国政府偷偷搞海外资产,短短两年内中国政府中国企业已象暴发户一样大搞全球收购,火得让人眼珠都掉下来。 

“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说了多少年,也必将一直说下去。但是这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已经改变得太多,真的不一样了。四小龙这样已经爬上岸的经济体的巨大发展,改变的只是它们自身;中国的发展仅仅只是一个开端,就足以改变整个世界了。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经济向来是居高临下地象研究试管中的虫子一样,但面对现在的中国,它们不得不把自己也拉扯进去。许多发展中国家被长期经济封锁一片萧条,却毫无办法只能看着发达国家政客们大放强盗逻辑的厥词;而中国仅仅是加个息,就闹得全球股市剧烈波动。也就是几年前,发达国家的经济新闻里一年也没中国多少条消息,现在恨不得每小时都把中国拿出来说几次。发达国家以前封锁中国几十年,不久前还在对“中国崩溃论”乐此不疲出钱出力,正纳闷咋老不兑现,忽然就发现中国成全球经济引擎了,周边国家经济增长就指望中国了,连中国不继续买美国国债都会出大问题,搞得格林斯潘不得不小心向美国愤青议员解释。 

当然,中国的问题仍然多得很,一时没什么办法的大问题都好几个。所以,崩溃论虽然不断改头换面,仍然会继续存在。就算是对中国有信心的,对人口资源环境技术这些因素的制约也头疼得很,预期总是偏于低调,不敢太过乐观。但无论是好是坏,都应该把眼光投向全世界,想想中国会怎样改变这个世界,而不是研究试管中的中国经济会长大还是死去。现在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人,即使是美国,可以置身事外好整以暇地去做这个思想试验。 

“发展经济学”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一大块是发达国家经济学家居高临下观察评论,另一大块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学家椎心泣血恨铁不成钢。把这一套理论用到中国来,历史证明那基本就是“全瞎”,各种预言破产无数次,可笑的说法不少,传统理论无法解释的现象层出不穷。现在外国经济学家们已经学得比较小心了,来中国的好几个经济学诺奖得主都比较客气,明显不象过去那样气盛。而中国经济研究,也成了一门显学,中国经济学家混得如鱼得水。美国内部有非常强大的势力需要树立敌人,另一方面又要维持民主价值观的正确性需要贬低中国的发展,所以就是威胁论崩溃论轮着来,搞来搞去自己不少人都糊涂了,谈到中国可以直接把"SB"二字贴脑门上。所以,无论是经济学理论,还是国际媒体宣传,都不会有太多助益,对中国的事情还得靠自己推想。我发现中国的一些经济类媒体(如 21世纪经济报道)已经有相当好的独立观察思考能力,早已突破经济理论与传统宣传的限制,当然也有不少我这样的业余有兴趣的人在瞎想。经济学家们也没闲着,但他们是专业的,以前的理论学得太多受影响,还要搞数学背景,瞎说如果错了也影响声誉,所以说起话来就比较小心些,也比较注意论证。也有张五常那样彻底的大侃或者在当局说不上话着急上火的左派经济学家发些吓死人的惊人之语,那不是主流。还好我是业余的,大胆说说错了也不要紧,蒙上了正好吹吹牛。 

中国人喜欢忧国忧民,重点在一个“忧”字上。什么情况不对劲,马上就炒大了,上升到文明灭亡程度的不少。看到工人农民受苦了,就骂贪官骂精英骂政府骂改革开放。看到官员腐败了,就说国将不国,没希望了,大家出国混吧。看见妓女窃贼抢劫犯,就觉得中国道德完了,没法住了。看见哪里有民众聚集,就想象中国遍地干柴烈火,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等着革命拉清单吧。看见台湾闹事,就想象美国日本有什么天大阴谋要打仗阻止中国现代化进程。看见石油涨价管线计划或收购受阻,就想象中国被人逼得掏大钱买油还不一定买得到。看见进口原材料涨价出口产品降价,就想象中国搞进出口无利可图,工厂纷纷倒闭。看见纺织品鞋类等贸易争端,就说WTO白入了,让了利却没收到好处,尽受气了。看见一些领域技术不行要依赖进口先进设备部件,就说光给别人打工了,越生产越吃亏,再搞下去就经济危机了。看见银行坏账几万亿,就想象外资银行一来,老百姓就挤提,要崩溃了。 

这样一种思维倾向,再加上正义与爱国感情支持的愤怒情绪,就这么年年一边“忧”一边“骂”的过来了。老问题解决了,新问题出来更多,程度还更厉害了,永远可以“忧”下去。这当然无可指责,一般来说,只要不是那种社会大乱时期,“忧”多一些甚至主动去闹些事,可以保持道德压力,有助于社会进步。但这种思维倾向并不因其道德优势具有先天的正确性,真要正儿八经搞起预测,多半不如多方平衡考虑的预测准确。 

如果有人觉得只有“忧国忧民”才是有价值的思维方式,那么我建议不要看其它类型文章了,也不必看我写什么了,甚至反过头来攻击我不忧国忧民,那也是正常行为,这道德水准,一个字:高!跟我学坏了就可惜了。但我相信有不少人其实没那么正派,就喜欢起哄吹个牛什么的,也喜欢没心没肺地自己过着好日子不顾受苦的工农听些中国的好事,畅想一下未来,那我乐观的歪理邪说可算是有用场了。道德正义人士不待见我也有道理,我一人瞎说不要紧,影响到意志不坚定的读者也道德沦丧了,危害就大了。不过学坏容易学好难,又不能把我专政了,正义人士在华岳轮流批我只怕事倍功半。 

其实要按照乐观的路子来想中国,那简直就能把事情全翻过来,开出一片有意思的新天。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c)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中国 全球化 产业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