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做鞋帽到造无人机,珠三角制造业改变了什么?

南方日报   2016-01-01 10:32  

“你是未来的推动者,而不是旁观者”

“你是未来的推动者,而不是旁观者”

“如果能够精准地靶杀癌细胞,她是不需要未雨绸缪地选择乳腺切除术的。”广州瑞博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裁黄若磐为好莱坞女星安吉丽娜·朱莉把了个“脉”。

作为全球首位研发出人类细胞因子蛋白质芯片的科学家,黄若磐开辟了一条癌症治疗新路。大多数癌症在出现症状时已到中晚期,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而通过蛋白芯片技术,只需病人几毫升的血量,就可以准确抓住即将或刚开始病变的细胞,让医生精准地“秒杀”掉,防止癌变的可能,也为病人争取治疗时间。

厚重庞大的传统制造业举步维艰,以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智能装备为代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正步伐轻盈地活跃在珠三角,成为资源配置的全新方向。在这些高精尖“知本家”看来,珠三角雄厚的产业基础和经济实力涌动着巨大的潜在市场需求,丰富活跃的民间资本和日臻完善的创业环境,又为这些企业的成长提供一片沃土。

2015年广东省企业500强榜单显示,前100强中,90%为珠三角企业,其中金融、先进制造业、医药、电商、高科技五大类企业占比达到47%。这些如瞪羚般快速跳跃的企业已经成为珠三角的一股新力量。毋庸置疑,新产业、新经济才是支撑珠三角转型的真正“风口”。

●南方日报记者 陈思勤 郑佳欣 赵越 曲广宁 马芳

“翻译”DNA,生物医药军团崛起

“珠三角的生物医药发展正进入一个激动人心的时期。在生物医学研究领域,中国毫无疑问已被卷入全球协作。在这里,我看到了一个生物医药‘军团’,它们的技术水平、研究领域的前沿性都足以代表中国进行更大规模的基因研究。”

“2009年黄博士带着蛋白质芯片技术回国成立公司时,中山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都从未听过该项技术。”瑞博奥生物副总经理谢树鑫原是深圳一家上市公司的副总,因为看好蛋白质芯片技术,决定与黄若磐一起二次创业。

人体的大量信息储存在DNA中,这些信息经由蛋白质“翻译”,最终表现为人体的生理特征。一直以来,世界上检测蛋白质都是一次一个指标地去检测。当一次可以检测23个指标的蛋白质芯片技术研发成功后,生物医药界轰动了。这一领域的前10篇论文,有3篇出自黄若磐之手。

“提早发现意味着提前干预和治疗。蛋白质芯片一旦应用到临床,其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可想而知。”谢树鑫说。经过多年技术耕耘,瑞博奥生物的蛋白质芯片技术已经可以一次检测1000多个指标,而国际上普遍是几十个到两三百个指标的水平。中山大学肿瘤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北京安贞医院,都有利用该技术来为病人争取最佳治疗时间的病例。同时,辉瑞、默沙东等全球药业巨头和斯坦福、哈佛等高校研究机构在新药研发上都采用了瑞博奥的技术。目前,瑞博奥公司的科研产品年销售接近2000万元。开发出的50多种临床诊断产品先后获得注册证,计划明年正式投入市场销售。

1999年在深圳郊区的格子间诞生的华大基因,近年来频频挤上生物医药行业的“热搜榜”。去年全年收入18.6亿美元的它“野心”似乎更大:打通基因测序产业链条,改写全球生命科学领域高端仪器研制的既定版图。

2013年,华大基因斥资1.176亿美元收购纳斯达克上市公司Complete Genomics(简称“CG”)的新闻轰动一时。有媒体报道:美国人惊呼华大基因买走“可口可乐秘方”。时隔两年,华大基因创始人之一、董事长汪建公开说,华大基因与CG联姻后,继6月份在美国诞生了价格高达1200万美元的超级测序仪Revolocity后,今年10月又生了一个中国“孩子”——BGISEQ-500测序仪。

汪建偏爱的这个“中国孩子”价格为百万元人民币量级,不仅实现了“一键测序”,最快可在24小时内完成从DNA样本到数据分析结果的全过程,而且个人基因组检测精度为99.99%,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珠三角的生物医药发展正进入一个激动人心的时期。在生物医学研究领域,中国毫无疑问已被卷入全球协作。在这里,我看到了一个生物医药‘军团’,它们的技术水平、研究领域的前沿性都足以代表中国进行更大规模的基因研究。”美国国家基因组组长Eric D. Green博士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

放眼珠三角,与瑞博奥、华大基因同台“炫技”的,还有锐博生物的核酸药物、冠昊生物的人工角膜、康方生物的抗癌新药等,他们都拥有国内外顶尖的科研团队,剑指我国生物医药产业的技术空白。

由“轻”转“重”,珠江西岸的装备制造冲击波

与生物医药等“轻”产业相比,新兴产业的另一个“重”维度,是智能装备业。从工业园的普通生产线到服务航天工业,从国际巨头投产到本地产学研结合,在珠江西岸,智能制造的冲击波持续发力,冲击珠三角新兴产业的格局。

12月15日,佛山凯尔达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在佛山高新区开业,这家看似普通的企业背后的股东之一,是世界机器人巨头日本安川电机。安川电机上次出现在当地新闻中,是在今年9月,其牵手美的集团,成立了两家机器人合资公司。截至今年9月,工业机器人全球“四大巨头”的瑞士ABB、德国库卡、日本安川和川崎重工均已进驻佛山。

去年8月,工信部和广东共同启动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的建设。今年初,广东省出台《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布局和项目规划》,智能装备首当其冲。在珠江西岸,聚焦智能装备的城市不止佛山一座。今年10月,珠海市宣布,到2017年要初步建成格力国际智能制造基地和高新区ABB机器人产业园两大机器人主基地,机器人及相关配套产业产值超100亿元,智能装备产业产值超500亿元。

智能装备的范围远不止工业机器人。今年10月有消息称,经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批准同意,位于中山的广东创汇实业有限公司的“树脂切割片及钹型砂轮数字化车间和智能物流系统智能化成套装备”项目获得国家补助资金2400万元。该项目在混配料、生产过程跟踪监控和调度、压制成型、物料输送、成品包装等主要环节实现了自动化、智能化,实现了生产物流的智能控制与生产管理系统的联网。

3D打印时下所受的瞩目与机器人相当。今年7月,康硕3D打印机制造基地在佛山三水投产,将生产全球精度最高的3D打印机。其打印精度高达6.3微米,最高表面光洁度可达0.81微米,技术属业界领先,现已广泛应用于珠宝首饰的铸造,未来在医疗、航天、考古和精密铸造等市场的应用前景广阔。

发展智能制造,关键在于技术而非规模。为此,珠西各市正纷纷加码智能制造的科级研发力量。今年,为发展智能制造研发基础平台,珠海市与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双方将重点围绕信息技术、智能装备、生物医疗等领域,充分发挥先进院科技研发和产业技术创新与育成的作用,促进区域产业创新能力发展。

今年5月,华南智能机器人创新研究院在佛山挂牌。该研究院以美的集团等龙头企业为主体,联合8家一流大学、研究机构和相关企业攻关机器人关键技术的研发,预计将带动相关应用产业实现产值超3000亿元。

在江门,珠西智谷智能装备协同创新研究院是当地的科研重心之一,该研究院以智能机器人、高端数控装备、节能装备、纺织装备与电子精密装备为重点方向,将构建政、产、学、研、资、用一体化的先进装备协同创新生态体系。

创新命题

全球技术变革正在加速,新一轮产业革命也在逼近。随着国际金融危机倒逼,发达国家聚焦以新一代互联网、生物技术、新能源、高端制造装备为代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试图抢占新一轮经济增长的战略制高点。而同时,欠发达国家在努力吸引低成本制造业落户。对中国而言,这是前所未有的新挑战。

作为中国经济发展中最活跃的单元,珠三角曾造出了闻名遐迩的“珠江水”、“广东粮”、“岭南服”。凭借流水线上的衬衣和皮鞋、车间里打磨的瓷器和零件,珠三角企业攻占了自己的江山:一般贸易出口占到全国三分之一,也催生了何享健、杨国强等一批中国富豪榜的“常客”。

在新一轮全球创新竞争中,珠三角如何扛起新经济大旗,创造新的生产力?如何抢占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风口,为中国抢占面向未来的发展制高点?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榆木 关键词: 珠三角 制造业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珠三角 制造业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