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专家:若部署萨德 韩国不必完全遵从美国利益

中评社   2016-02-17 10:32  

330924862235265940

资料图:金相淳

中评社北京2月16日电(记者 张爽)中国察哈尔学会研究员、韩国国际安保交流协会中国研究委员、东亚和平研究会会长金相淳对中评社记者表示,韩国是迫于美国的压力、韩国国内的压力以及中国对韩态度的冷淡,被迫决定考虑部署萨德系统。如果中国主动加强中韩合作,中国不仅可以妨害或应对美国和日本利用朝核问题来施压中国的意图,还会获得在东北亚格局中的话语权。 

金相淳回顾说,1月6日,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1月7日,韩国国防部长用“中韩国防热线”打电话给中国国防部长,但是没人接。“这‘热线’是经过5年谈判而2015年12月31日签署的、今年1月1日生效开通的。” 

“1月8日,韩国青瓦台发言人说,朴总统将与习主席通话,正在与中国多角度讨论合作方案。1月13日,朴总统在第四次发表‘国民谈话’中表示,‘朝鲜的核试验威胁全世界和平安全,这是无法容忍的挑战。中国之前公开表示无法容忍朝核的意志。’朴总统呼吁中国共同制裁朝鲜。朴总统说,韩国考虑引入部署萨德系统,但不会寻求本国核军备来遏制朝鲜。朴总统同时说,‘在艰难困苦时期携手共进才是最佳伙伴。’”金相淳说。 

“2月5日,习主席打电话给朴总统,表明中国的原则。实际上,朴总统已经对中国没有太大的期待。韩美已经宣布将正式开始谈部署萨德问题,并正在组织协商团队。” 

金相淳认为,在这次朝核问题上,中国反应慢了。就战术层面而言,中国应该把当前最紧密的中韩关系多利用起来。“如果中国主动加强中韩合作,中国不仅可以妨害或应对美国和日本利用朝核问题来施压中国的意图,还会获得在东北亚格局中的话语权。” 

“在朝核问题上,中国并没有积极地支持韩国,不难想像韩国会如何选择。”金相淳说,韩国决定考虑部署萨德是由于三种被动因素而决定的:第一是美国的压力;第二是韩国国内反对派和舆论的压力;第三是中国对韩国的冷淡。在这三种压力中,被称为“中国通”的朴总统的选择空间是被局限。 

“在中美格局上,如果中国积极推动中朝关系的发展,不利于中国摆脱美国对中国压制的战略;同时,原主导韩国舆论的美国派和本国派掌握着话语权,本身非主流的韩国中国派就更没有了发言权,韩国对中国的友谊也会丧失。”

“相反,如果中国积极推动中韩关系的深层发展,有利于中国抵制美国以美日同盟或美日韩联盟压制中国的战略。因此,中国还是需要和韩国紧密探讨如何解决朝核问题,建构新的东北亚秩序。这个新秩序一定要实现对朝鲜核研发的零容忍,也要排除美国对中国的施压战略,完全集中在于以中韩和平发展的模范案例创造新的和平发展机制。”金相淳说。 

若真部署萨德系统 韩不会完全遵从美国利益  

金相淳认为,如果韩国真的要部署萨德系统,韩国也不会接受完全按照美国的利益而部署萨德系统,而是会慎重考虑中国的忧虑。中韩还是需要就朝核问题、萨德问题等一系列的重大问题进行紧密探讨。 

金相淳说,“三阶进程”即在第一阶段,中韩推动“1+1安全对话”,即中韩需要把两国战略对接从“经济对接”扩大到“安全对接”。第二阶段,以中韩安全对接推动“2+2安全对话”,即中韩以安全对话为基础推动中美韩朝的“四方会谈”。第三阶段,以安全为主的“四方会谈”为基础,在东北亚经济合作方面推动“4+2安全对话”,即以“六方会谈”形式协商综合安全和推进共同发展。 

金相淳认为,“中韩安全对话”还需要“四化合作”的新思维。第一,“框架简化”:应以“框架简化”打破冷战和后冷战的竞争思维方式。解决朝核问题的框架要主要让与停战协议有关的国家来进行重组,即在“中美韩朝”的“四方会谈”框架下进行,日本和俄罗斯应在朝核问题中简化矛盾,缩小问题,预防多种没必要的争议。 

第二,“领域分化”:应以“政经分离”和“领域分离”的基本原则,区分“朝鲜问题”和“朝核问题”,同时划分出“朝鲜政权”、“朝鲜经济”、“朝鲜民生”、“朝鲜社会”、“朝鲜文化”等领域。

第三,“议题细化”:由于框架的简化与领域的分化,针对朝核问题的议题可以细化,以中美韩朝的“四方会谈”形式进行具体谈判。 

最后,“会谈重化”:如进行“四方会谈”中发生有关“南北问题”时,南北之间应另行谈判,与四方会谈同步进行;如发生“中美关系”问题,中美在参与“四方会谈”应同时进行“中美对话”。但参与的四方应一起努力遵守不应因双边关系问题牵扯“四方会谈”的基本原则。 

朝鲜是中韩关系的重负 

金相淳认为,过去朝鲜具有中国的地缘战略价值,但是目前朝鲜对中国而言,是“鸡肋”。“在中美格局上,朝鲜还是部分具有地缘战略价值,但在中韩关系和中国在韩半岛战略上,朝鲜已经变成了严重的负担。”

“如韩国真部署萨德系统,中韩一定会提前探讨基本条件,包括萨德系统的雷达范围等。中国会提出中国担忧的内容,中美韩也可以商定萨德系统必须针对朝鲜的核威慑。”金相淳说。 

金相淳认为,中国可以通过主动推动中韩安全对话,来缓解韩国的中美困境。“韩国有中美之间的困境。这次中韩美朝进入激烈的对峙中,如果中国主动提出中韩安全对话,有利于中国妨害美国在东北亚战略,有利于中国对朝鲜的话语权,也有利于中国在东北亚战略中维持中国的国家利益。” 

建议中国主动推动“中韩安全对话” 

王毅表示,中方将支持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通过决议案,让朝鲜为最近发射火箭“付出必要代价”。金相淳认为,这表明中国会在安理会的决议案范围内支持制裁朝鲜,但是如果中国能主动推动“中韩安全对话”,就能掌握主动权。 

金相淳表示,“中韩安全对话”应当完全针对美国的东亚意图和朝鲜的核威胁,从中韩互相担忧的事情开始交换意见,最后设定如何不采用或预防美国的意图和朝鲜的威胁战略来建构新东北亚安全机制。 

金相淳认为,“中韩安全对话”可以通过 “三阶进程”和“四化合作”的方式进行。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萨德系统 朝核问题 中韩关系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