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欧洲何以沦为恐怖主义天堂

占豪   占豪   2016-03-23 09:10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3月22日遭到连环恐怖袭击,不但机场发生炸弹袭击,还有多处地铁遭遇恐怖袭击,另外警方还进行了多次排爆。连环爆炸袭击共造成至少34人死亡,超过200人受伤。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伊斯兰国(IS)对此负责(虽说大概率是IS,但至少没看到IS如此宣布,俄罗斯如此快速地宣布,只是想借机统战欧洲,这也是舆论战的一种手段)。如此大规模的连环爆炸恐怖袭击在一个发达国家发生,看起来简直不可思议,安保系统都是渣渣吗?

376148f1-fe66-43fe-a953-4f25b50e3da3

而就在前几天,巴黎恐怖袭击的策划凶手刚刚在比利时被抓,这还没过几天比利时就遭遇了如此大规模的连环恐怖袭击。由此也证实了占豪在巴黎恐袭之后的判断,即巴黎恐袭只是欧洲遭受恐怖袭击的开始,接下来欧洲还会遭受更多恐怖袭击之苦。

我们知道,过去两年欧洲安全形势在大幅下滑,巴黎不但连续爆发多次恐怖袭击,其中两次都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现在,除了中东、非洲这些地方,欧洲好像成了恐怖主义威胁最大的地方。那么,为何恐怖袭击最近两年找上欧洲了呢?西欧这么发达的地方,为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逐渐沦为了“恐怖主义天堂”了呢?在占豪看来,根本原因有六:

一、西方的中东政策是根源。

在占豪看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中东的政策是欧洲恐怖袭击的根源。试想,如果不是美国发动了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这两个国家如何成了恐怖主义温床?如果不是西方主导的阿拉伯之春导致北非、中东国家的中央政府控制国家能力削弱,这些地方哪里会成为恐怖主义温床?IS又如何会在中东成长那么快?

站在人道主义角度,我们应该对恐怖主义进行严厉谴责,我们对受害的百姓表示由衷的同情。但是,如果站在探寻恐怖主义发展因果的视角,就不得不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中东政策提出批评。正是那种为了自己的地缘利益不顾他国利益的霸权、霸道做法,才使得今天的恐怖主义满世界横行,才使得发达国家的西欧也成了恐怖主义时常光顾之地。

二、利比亚战争、叙利亚内战是导火索。

如果说今天西欧国家遭遇恐怖袭击要从美国发动的阿富汗、伊拉克两场战争说起,那么2011年开始的“阿拉伯之春”运动,由“阿拉伯之春”运动引发的利比亚内战,接着以法国、美国、英国为首的北约国家用空袭推翻卡扎菲政权,接下来美国为首的西方又推动叙利亚内战并试图颠覆巴沙尔政权,这些都是今天西欧恐怖主义的导火索。

正是美国在中东发动的两场战争,使得原来局限于较小范围的恐怖主义开始向伊拉克快速蔓延,IS的首脑巴格达迪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极端主义活动的。而2011年利比亚战争是IS快速成长的温床,正是利比亚的内战锻炼、壮大了IS。而IS恰恰又是在美国为首西方的支持、纵容下壮大的。如果大家还记得,已经被炸死的IS发言人就曾在2011年出现在利比亚的内战战场上,美国前总统候选人、资深参议员麦凯恩就曾与这位IS的发言人在利比亚合过影。麦凯恩2011年去利比亚,无非是要支持利比亚反对派打内战。

在IS快速发展壮大的时候,美国因为想借IS力量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对IS在伊拉克、叙利亚肆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此期间包括欧盟国家都曾直接或间接地对这些恐怖组织有过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和IS之间,不但会互通有无(被IS砍头的美国记者,就是从叙利亚反对派那里以3万美元卖给IS的,这真是奇葩啊),有些时候甚至很难完全区分。根据美国国会议员的说法,美国训练的所谓数千名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在训练后带着美国援助的军事装备几乎全部加入了IS,而IS使用的车辆很多都是从发达国家走私过去的。至于IS的财源,很大一部分是西方国家的北约盟友土耳其支持的,正是土耳其与IS一年数十亿美元的石油交易养活了IS,而IS卖给土耳其的石油被转卖给了以色列、日本等国。

三、欧洲经济疲软与极端思潮蔓延的结果。

自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后,西欧国家的经济就陷入了疲软,至今欧洲央行已经开始了长期的负利率政策。在此期间,欧洲的社会福利在削减,社会矛盾在激化,本来已经存在多年的欧洲极端主义思潮开始不断蔓延。以这次遭受恐怖袭击的比利时为例,其极端主义思潮已经持续一二十年,近几年比利时更是成了恐怖分子的聚集地。上次巴黎恐袭就与藏匿在比利时的恐怖分子有关,而巴黎恐袭的主犯最近几天也正是在比利时被抓获的。如今,比利时爆发如此大规模的连环爆炸恐袭,可见恐怖分子在比利时的策划能力。而这一切,如果不是比利时本身有极端主义思潮,恐怖分子是很难在这里长期盘踞和生存的。试想,在过去几年IS在西方国家进行网络招徕恐怖分子后,西方有数千人到中东加入了IS,这些人后来又返回了自己的国家,他们自然也可能对自己国家造成威胁。

四、欧盟移民政策的后患。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制造了北非、中东的难民,为了彰显人道主义,以德国为首的西欧国家对叙利亚难民张开了怀抱。由于欧盟内部国界是不设卡的,所以难民从叙利亚到土耳其,再从土耳其到希腊,希腊则作为二传手直接放到西欧和北欧国家。在这些难民之中,一定会混有一些极端主义者和恐怖分子,他们在进入西欧国家后,或因为不如意进行恐怖主义报复,或因为本身就是为了策划恐怖袭击,在这种情况下,西欧恐怖主义威胁肯定会大幅上升。

最近,欧盟之所以出钱给希腊让尽量多难民待在希腊,出钱给土耳其将希腊部分难民遣回到土耳其,目的就是尽量减轻西欧和北欧的难民压力。这给社会带来的经济负担和安全负担太大了,西欧国家也有些承受不起了。看看接二连三的恐怖袭击,西欧国家的民众岂能不恐慌?

五、国家安保体系存在巨大漏洞留给恐怖分子活动留下巨大空间。

巴黎恐袭、布鲁塞尔恐袭都充分暴露了西欧一些发达国家在安保方面存在巨大漏洞。以巴黎恐袭为例,其中的恐怖分子有的早上了安保部门的恐怖主义威胁名单,这样的人法国安全部门竟然没有持续监控让人无法理解。这次布鲁塞尔的恐怖袭击则更加冷幽默,据报道,警方3月21日即掌握了即将发动恐怖袭击的情报,然而却不知道恐怖袭击的时间和低点。请问,恐怖份子喜欢在哪里发动袭击?首选一定是人群聚集的地方,机场、车站、剧院、电影院、酒吧等人群聚集的地方都是目标,这时候应该立刻派出力量对可能遭受袭击的场所进行严密排查,怎么能等到连环爆炸发生再有作为呢?就是多派几条狗去闻闻也能找出来一些炸弹吧?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诸如法国、比利时等这些国家的安保是存在严重问题的。相比法国、比利时,德国、英国这方面要做得更好。英国是直接拒绝难民以降低风险系数,德国则在安保方面更加严谨。可以预见,未来欧洲如果不修补安保漏洞,恐怖袭击很难杜绝。

六、恐怖主义试图扩大自己的影响范围。

像IS这样的恐怖组织为何与所有国家为敌?这是很多人曾向占豪提过的疑问。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释,因为恐怖主义发展的基础就是国家的混乱,国家越乱恐怖主义就越容易发展壮大。所以,IS一有机会不管哪里都会制造恐怖袭击。不管是哪里,只要那个地方乱了,IS就有机会快速发展壮大。所以,IS才不会管是不是欧洲。

过去几年,恐怖主义威胁越来越成为世界和平的最主要威胁,这种威胁正在从中东向周边扩散,西欧国家就是恐怖主义扩散的受害者。但是,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恐怖主义温床正是西方过去些年在中东、北非的政策和军事行动制造的,要铲除恐怖主义,西方必须从根上反思,必须反思自己的中东政策和对待恐怖主义的态度。西方要搞清楚,自己到底是要继续搞霸权主义还是走和平道路,是要反恐还是要所谓的地缘利益,如果继续搞恃强凌弱那一套,如果继续不顾他国利益搞侵略和干涉他国内政,其最终的危害力量也必然会反弹到自己身上,现在的恐怖主义威胁就是现实的例子。

西方,要认清当前的恐怖主义形势,要真正去打击恐怖主义,这才是对自己、对他人负责的态度。西方,应好自为之!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c)
专栏作者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