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政坛换血,钦定的背后有没有中国棋局?

独家网   朱东法   2016-09-15 22:38  

1445583349_22384100

这个月,中亚地区经历了苏联解体以来巨大的政坛人事变动,开启了后苏联时代中亚政治新格局的进程。

本月初,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突然病逝,让该国的政坛动向扑朔迷离起来,很多人都为之捏一把汗。继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提前结束在中国杭州G20峰会的参会行程,千里奔丧前往乌兹别克,普京于G20峰会后也第一时间赶到乌兹别克,且单膝跪地向卡里莫夫之墓献花。这些政治光谱都让人越加关注乌兹别克的政治走向。

果然,乌兹别克政坛的调整没有按常理出牌,按照乌兹别克的宪法,当总统因故无法履行总统职责的时候,应由参议院议长代行总统职务并于三个月内举行新总统选举。但是,接任代总统职务的并不是乌兹别克的参议院议长,而是该国那位连续干了13年总理的米尔济约耶夫。

现年59岁的代总统米尔济约耶夫离成为正式总统可谓只有一步之遥,卡里莫夫死后,他成为治丧委员会主席,这已经是一个他将接任总统职务的重大信号。随即,在有悖宪法的情况下,他被推为代总统,这也表明他的上位有来自国内外政治势力的强大支持。从国内来说,他长达13年担任总理,可谓是与担任了26年(1990年就开始了)总统的卡里莫夫一样的家长式大佬。从国外来说,像普京、纳扎尔巴耶夫等将维持中亚局势稳定看作头等大事的域内大国领导人,也会乐见于一位政治强人接替卡西莫夫来压阵。所以,即使名不正法不顺,米尔济约耶夫依然可以成为代总统,进而获得巨大优势,在三个月后的新总统竞选中成为新的乌兹别克总统。

与乌兹别克换总统这件事同样引人注目的是哈萨克斯坦换总理的事儿。本月,纳扎尔巴耶夫解除了哈国总理卡里姆•马西莫夫的职务,任命其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纳扎尔巴耶夫这样干,应该有这样一些考虑。乌兹别克总统骤逝这件事肯定会促使纳扎尔巴耶夫更多地盘算其身后的政治接班人和哈国前途问题。纳翁搞一个这样的大动作,不仅可以给哈国多年的老人政治换点新鲜空气,而且,我们知道,哈国现在的副总理正好是纳翁的宝贝女儿,她将成为总理一职的有力人选。

当然,被免掉总理职务的卡里姆·马西莫夫也肯定不是受冷落,相反,纳扎尔巴耶夫钦定他为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也有着很老道的考虑。

今年以来,哈国爆发了两起比较严重的恐袭,其黄色警报至今都没有解除,让聪明能干的卡里姆·马西莫夫的来接国家安全这个烫手之盘,也是合理的。其次,乌兹别克总统驾崩这事儿以及上半年哈国国内那次大规模抗议政府事件让纳扎尔巴耶夫不得不担心将来总统换届时候的稳定问题,所以就提前在维稳系统布局一下。还有,我们要知道,卡里姆·马西莫夫这位政坛悍将的经历比较特殊,他是维吾尔族出身,还是咱们武汉大学的毕业生,并且在中国多地工作过,能讲一口流利的中文。他成为哈国国安委主席,应该有纳扎尔巴耶夫想借此与中国在安全和情报方面加强合作的意图。

251f95cad1c8a7865f495ca56509c93d70cf503d

卡里姆·马西莫夫

前段时间咱们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大使馆遭到恐袭,这促使我们要加深在中亚地区的联合反恐布局,纳扎尔巴耶夫在杭州受习总接见,谈话内容的重头戏就是打击恐怖势力。接下来这周,我们要跟哈国等四国举行一年一度的上合组织框架内的反恐军事演戏,地点就在咱们遭受恐袭的吉尔吉斯!

实话说,中亚斯坦们现在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大宗商品价格低迷、大毛子经济衰退等因素都影响了中亚五国,导致该地区今年的经济增长率从此前的8.3%跌到了1.2%,可谓是二十年来最严重的萧条期。在此背景下,该地区政局的大变动的确值得持续观察,愿斯坦一心一意谋发展,安安稳稳迎大选!(本文作者朱东法系留俄国际关系研究生)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中亚 哈萨克斯坦 中国 乌兹别克斯坦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