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逐鹿”叙利亚:“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南方周末   2016-10-03 11:06  

土耳其对叙利亚冲突的公开干涉,如同捅了“马蜂窝”,一下给美国制造了几个额外问题。而俄罗斯、伊朗乃至叙利亚的克制立场令人瞩目。

2016年9月10日,经过长达14个小时的谈判,叙利亚冲突的两大“操盘手”——美国和俄罗斯终于就新停火协议达成一致,俄外长拉夫罗夫特意将美国国务卿克里赠送的比萨饼转送给在外等候消息的记者,并且再附送几瓶伏特加,现场气氛欢愉轻松。

按照协议,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派从9月12日起停止敌对行动,叙政府方面迅速对俄罗斯的促和努力表态,很快宣布自12日19时起实施为期7天的停火,而反对派武装也陆续向美国保证“不会制造麻烦”。

但是,维持不到一周,恶战又起。和此前达成的多份停火协议一样,停战各方仅仅是拿协议当作“护身符”,拿到增援补给后,便不再拿协议当回事,这一回也难以幸免,特别是与极端组织关系暧昧的反对派更是率先将协议撕成了废纸。

喘息之后的恶战

叙官方阿拉伯通讯社报道,9月12日当天,盘踞阿勒颇东区的反对派利用停火协议,紧急转移人员和装备,同集结在西南部的极端组织援军形成呼应,并不断实施炮轰、“摩托游击”等挑衅举动,但叙军保持了极大的克制。

从15日开始,叙军从阿勒颇重要的对外通道卡斯特罗公路卡口撤出,并将公路控制权交给俄海军陆战队,由后者监督红新月会的人道物资车队进出反对派控制的阿勒颇东区,救济难民,并阻止反对派借机突围。

值得玩味的是,作为叙战场的焦点,停火生效后的阿勒颇呈现“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模样。当19日“支持阵线”率先攻击叙军阵地后,叙军立即召唤俄空军的飞机支援,在阿萨德军事学院和1070住宅区一线重创进攻的“支持阵线”分子,打死近百人,摧毁4辆T-55坦克,3辆BMP-1步兵战车和9辆机枪皮卡,而在一旁观战的俄军则严控卡斯特罗公路,避免东区的反对派趁机“浑水摸鱼”。

即便是作为停火协议的“媒人”,美俄在停火协议生效期间也互相攻讦,指责对方搞“小动作”。

9月17日,美国主导的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联盟出动战斗机,轰炸了叙北部代尔祖尔一处目标,可是炸的不是恐怖分子,是实实在在的叙政府军。事后,美国国务院仅以“误炸”了事,但俄叙方面都谴责西方空军轰炸代尔祖尔的叙军据点是“有意为之”。

9月18日,叙军以“惩戒挑衅分子”为由,出动苏-22、苏-24前线轰炸机袭击了阿勒颇东区包围圈内的反对派据点,这相当于给了支持反对派的美国“一记耳光”。

9月19日,一支途经“支持阵线”控制地区的红新月会救援车队突遭袭击,18辆卡车被炸毁,至少12人死亡,只剩13辆车抵达俄军控制的卡斯特罗公路检查站。

美国率先发声,指责是俄叙空军袭击了车队,但俄叙方面迅速予以否认,俄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从技术角度分析,称事发地段没有空袭造成的弹坑,遇袭车辆外壳和结构没有爆炸冲击波带来的损毁,车辆残骸都是货物燃烧导致。

“群雄逐鹿”

在新一轮叙利亚冲突中,长年扮演“影子武士”的土耳其,开始了直接登场的“新角色”。自8月24日以来,多达两千余名土军在坦克、重炮和战斗机的支援下,越过边境进入叙北部五十余公里的纵深地带,与其庇护的叙反对派自由军会师于杰拉布卢斯,并在9月中旬进一步攻至巴布,占领了原为库尔德武装“人民防卫队”(YPG)控制的幼发拉底河西岸狭长地带。

土耳其国防部长菲克里·厄舍克把代号为“幼发拉底盾牌”行动形容为“反恐”,可是土军只在8月24-25日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稍加接触,恐怖分子就匆忙放弃了杰拉布卢斯。9月份,“伊斯兰国”再让一步,放弃了巴布城,土军更多是与视作“死敌”的库尔德民主联盟党战斗。

在9月份的头两周里,土空军对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包括与之结盟的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武装发起密集空袭,“消灭大量恐怖分子”。“行动会一直持续到我们将这一恐怖组织(库尔德民主联盟党)连根拔起的时候。”土总统埃尔多安发表讲话时宣称。

库尔德武装也并不好惹,自8月24日以来,土军已有两辆坦克被毁,它们均是被导弹击中的。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苏达尔桑·拉加万和埃琳·坎宁安发现,为了加快进攻进度,土空军对一些库尔德村庄实施了“无差别攻击”,比如,在距杰拉布卢斯13公里的一座村庄,至少有20人在土军空袭中丧生。

在叙北部战事中,用“群雄逐鹿”形容上场的“玩家”可谓恰如其分,叙政府军同反对派、“支持阵线”死磕,而新登场的土耳其干涉军却和一度立场超然的库尔德武装发生血战,间或还与其它冲突各方来个“兵戎相见”,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美国为难俄伊开心

土耳其对叙利亚冲突的公开干涉,如同捅了“马蜂窝”,一下给美国制造了几个额外问题。

首先,土耳其正用行动敦促美国在他们和叙利亚库尔德人之间做选择。在“幼发拉底盾牌”行动发起之初,美国副总统拜登访问土耳其,他在记者会上向叙利亚库尔德人发出“善意的最后通牒”:要么将部队撤过幼发拉底河东岸(遵从埃尔多安总统的要求),要么失去美国的支持。但这对土耳其来说根本不够。

德国《世界报》记者克里斯托夫·施利茨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这种矛盾关系可能令叙境内两大亲美军事集团——分别是中情局支持的反对派武装和五角大楼支持的库尔德武装相互争斗,使得他们把注意力从打击“伊斯兰国”移开。

在土耳其直接插手前,叙反对派和库尔德人虽有武装摩擦,但交战区域和烈度都是可控的,二者尚且还能在不同地区与“伊斯兰国”作战。现在,随着土耳其的入侵,改变了叙利亚冲突格局,上述组织之间的冲突会迅速扩展到新的地区。

许多观察人士说,土耳其正设法阻止库尔德人实现如下宏愿,即把位于叙利亚北部、叙土边境附近的两处库尔德人控制的飞地统一起来。另一方面,土耳其可以顺势在叙境内建立纵深近百公里的“安全区”,允许叙反对派在此获得“安全港”,更好地与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以及“伊斯兰国”作战。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土耳其在叙军事行动让美国“五味杂陈”。相比之下,俄罗斯、伊朗乃至叙利亚的克制立场令人瞩目。

德国《图片报》记者尤利安·勒普克透露,早在8月26日,俄土总统就“幼发拉底盾牌”行动举行电话会谈,双方“相当详尽地交换了各种信息”,普京倾向于保持克制态度,没有对践踏叙利亚主权的土耳其进行强烈谴责。俄土总参谋部也建立了热线,俄国防部高官计划近期访问安卡拉,“就叙利亚问题与自己的同行对话”。

在同步进行的土耳其—伊朗外交磋商中,伊朗方面似乎也向土耳其表达了某些“善意的理解”。即便是高调反对土耳其侵犯主权的叙利亚,恰恰在土军进攻库尔德武装后,出动战机持续轰炸库尔德武装占领的哈塞克。对此,土总理耶尔德勒姆表示:“很明显,叙利亚政权意识到库尔德人试图在北部建立‘独立国家’,这已然变成对叙利亚国家统一的威胁。”

至于俄罗斯和伊朗,它们有望促使土耳其将推翻阿萨德政权的任务撤出日程表,虽然这正是土耳其在过去五年里一直孜孜以求的目标。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中东 IS 叙利亚 阿萨德 美国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