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实现苏丹梦难道靠的不是民主吗?

朱东法   2017-04-17 02:55  

20140810155915_9461

土耳其公投的初步结果已出,超过半数投票者支持土耳其从议会制过渡到总统制,国内很多人开玩笑说,埃尔多安的苏丹梦实现了。

初步公投结果出来之后,我们看到,作为主要反对党的土耳其人民共和党的领导出来指责当局操纵宪法全民公投计票结果。可以说,对于这种反对党的如此行为,我们很多人都见的多了。可以说很多国家的很多选举中都出现这种情况,大家都喊民主,大家都搞投票,选举结果出来之后,反对党条件反射般地拿选举舞弊抑或投票不透明的借口来表达愤恨,为自己开脱,给对手抹黑。从乌克兰等国家的颜色革命,到美国总统选举希拉里败于特朗普,败者无不使用这种伎俩。乌克兰等国的反对派更是在国外势力的帮助下用此手段成功翻盘,攫取了国家权柄。

且不论土耳其变为总统制国家、埃尔多安愈加肆无忌惮地推行伊斯兰化会对区域或世界局势造成怎样的影响,单论这种政治制度过渡的形式而言,没毛病。可以想见,继土耳其反对党喊出质疑公投公正性的第一声之后,欧美所谓自由世界的那群对埃尔多安和土耳其饱含偏见的领袖们定会发声唱和,搞一搞大串联。这其中,之前围绕境外选举宣传问题怒怼土耳其的荷兰方面的态度,非常值得收看。

上个月发生在俄罗斯的所谓反腐败大游行,其矛头也无疑是指向明年即将到来的俄罗斯总统大选,选前,反对派肯定不遗余力地造势,试图来动摇现执政党的合法性。可以想见,明年的选举过程中以及选举过后,如果普京抑或统一俄罗斯党再次连政,反对派们定会组织更多黑材料以及更多示威游行。

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中早就有言,民主的普及造成的一个趋势就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必然借着民主制的形式得势,世界不是趋同,而是愈发趋异。欧美瞧不上目下的土耳其,觉得埃尔多安正在走一条开倒车之路,但值得反思的是,正是欧美自由世界各处推广的民主,成了埃尔多安实现苏丹梦的制度保证。这看似矛盾,实则顺理成章。特朗普上台确实是一票一票选出来的,民主党也没有理由天天如丧考妣。英国脱欧也确实是通过最最纯粹的民主形式全民公投来实现的,那么,其在面对国内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和国外的克里米亚公投入俄这件事上,也没有充分的说服力来紧握双重标准。

《吐槽大会》有一期请了凤凰传奇作为嘉宾,节目中凤爆料凰,说凰有一次去云南,正好碰上泼水节,全身被泼得湿湿的,非常生气。凤就安慰凰说这是民族传统。凰就怼了一句:我们内蒙的传统还是骑马射箭呢,那让我全部传统死他。

民主、自由、多元、包容,西方一直惯用和自珍的这些个价值概念,如今正在遭遇考验。考验不光来自西方由于言行不一导致的威信受损,也来自于西方内外世界中现正频繁发生的借由西方价值体系而涌现出的对西方共同体构成威胁的事态。美国那一套被特朗普的上台搞得处境尴尬,欧洲那一套被长期的难民难题弄得精神分裂。可谓是“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世界体系正在变易,然意识形态总有种滞后性,有理由相信,西方世界在很长时间内将不会反思或者即使反思也不会促发改变,他们依然会把自己的一套东西喊得震天响,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普世价值当捍卫,来生还做西方人!

(本文作者朱东法系留俄国际关系研究生)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土耳其 埃尔多安 总统制 普世价值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