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美关系为何此恨绵绵无绝期?

2017-04-23 05:02  

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刚刚出台了新的对接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大欧亚共同经济空间”政策,这一动作应是为了响应5月中旬将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普京已确定参加此论坛。

俄经发部的副部长格鲁兹杰夫称“我们认为这两个进程共存”,这句话充分反映了俄方接受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程度的大大深化。俄罗斯一向是一个有着独特的战略传统,相对比较难合作的国家。两年前,中俄两国领导共同宣布推动中国一带一路和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两大战略的对接,一开始,俄方在具体推动工作方面表现得有些犹豫,后来,随着国际环境的变易以及中方诚意的进一步释放,俄方才开始放开步子推动两大战略对接。最近,我们的副总理率团已经访问了莫斯科,紧接着我们的外长也要来俄,一来是筹备普京赴华参会,二来是为我们主席下一步的访俄行程打前站。两国的互动可谓十分频繁。

由此我们想到,前几天,普京的发言人佩斯科夫在新闻发布会上专门就“中美关系改善会使俄罗斯被孤立”这种论调发表了反驳言论,他提到每一周中方都会派代表团前来莫斯科进行会谈,也透露了过段时间普京会赴华参加中国一带一路论坛的消息。佩斯科夫列举很多具体事实、强调中俄战略大对接的目的很明显,即论证中俄之间的合作是结构性制度性的,并不是经风受雨就会感冒发烧的。

相反,我们看到这段时间的俄美关系,倒是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特朗普上台前夕以及上台以后,其无论在推特上,还是在公共发言中,都曾大秀与普京的“神交”,其对普京的好感、对俄罗斯的同情和理解,溢于言表。那段时间大家都觉得俄美关系出现大转折,将进入历史罕见之蜜月期。不曾想,特朗普一纸炮击叙利亚军事基地的命令,使俄美关系“一夜回到解放前”,俄方更是毫不顾及情面地宣称“俄美关系已跌至冷战后最低点”。之前,很多中国人担忧俄美关系大好之后,俄中合作将遇冷。如今——尤其是我国主席访美后,局势变得让很多俄罗斯人担忧中美关系缓和后,俄方会受到孤立。其实,这种转折虽具戏剧性,但亦有其必然性。因为俄美关系的矛盾是结构性的,它不因领导人的个人好恶而定,而是被大势拉着走的。特朗普的翻脸除了其个性因素,很大程度上还因承受了太多的外部压力。

34db75a8-f65f-4d36-918c-d99643cd2add

我们记得叶利钦执政初期那会儿,俄罗斯对美国猛贴热脸,叶利钦一度十分亲美,通过外事活动表现出来的与美国领导人的私人关系也非常亲密。可是后来呢,大家都知道,俄罗斯还是选择与美国闹掰,冷眉紧蹙踽踽独行。

苏联的解体让美国人觉得自己赢得了冷战的胜利,虽然他们不愿意考察在这场所谓的胜利中,苏联的灭亡到底自杀的成分居多还是他杀的成分居多。美国人只顾抚掌大笑,且从此针对俄罗斯有了一种胜利者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也更加配合了冷战期间对苏联和社会主义的诋毁式宣传给大家烙下的印象,使得美国人愈发以一种无论硬实力还是道义自己都更加卓越和高贵这样的傲慢心态来审视前苏联国家抑或其他社会主义模式覆盖下的地区。在这样一种心态下,美国不可能平等地与俄罗斯发展双边关系,现实亦是,俄美两国交往的各种双边机制非常缺乏,相比中俄两国长年深耕成果累累的双边外交机制的建立,美俄之间若也想获得一种能够保证稳定性的制度性双边外交机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阎学通教授在其专著《历史的惯性》中预测“金砖国家”这个概念在未来几年将越来越不被人提起,直到湮灭在历史中。阎学通教授的论述非常精彩非常具有说服力,其对俄罗斯国力走势将一直走下坡路的判断亦是有着铿锵有力的论据。就笔者在俄罗斯高校学习的经验来讲,俄罗斯学界就一些问题的看法与中国学界存在一些差异。具体而论,比如“金砖国家”这一概念,其在俄罗斯学界属于热点,俄高校国际关系类院系对“金砖国家”这一多边组织非常重视(除此之外对上海合作组织的关注度亦颇大),且非常频繁地围绕“金砖国家”这一主题举行大型的专家会议、国际论坛、学生活动(辩论会、研究会、国际联谊等)等,笔者刷VK、脸谱等软件浏览信息的时候,隔三差五会被俄高校相关院系发布的此类信息霸屏。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表现出俄罗斯对非西方主导的多边组织的倚重。

俄美关系骤冷之后,俄媒以《特朗普终于撕下了面具》为题对俄美关系进行了解读。列宁早就有言:“当敌人称赞你的时候,你大概是做了甚么傻事了。”此话适用于叶利钦时代,也同样对如今的俄罗斯有资鉴价值。可以想见,再次为美国的冷匕所惊的双头鹰俄罗斯,其目光必然将更多地投向东方。

(本文作者朱东法系留俄国际关系研究生)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c)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俄美关系 中俄关系 列宁 一带一路 欧亚经济联盟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