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中逃生的优等生:记我的叙利亚同桌

朱东法   2017-05-05 05:22  

今天上课时,俄语老师娜塔莉亚问我们5月9日胜利日那天准备去哪儿玩儿,班里有个女生说要去塞尔维亚。年逾六旬的老师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从南斯拉夫讲到米洛舍维奇的审判和死亡,又从塞尔维亚讲到现在的叙利亚和阿萨德。老师说,美国现在又拿化学武器说事儿,再次意图推翻阿萨德政权,这跟当年美国以类似借口扼杀萨达姆政权是一个套路。

听老师叙述叙利亚的情况时,我再次想到了我曾经的叙利亚同学。之前叙利亚平民遭受来源不明惨无人道的化武袭击、美国战斧袭击叙利亚政府军基地等新闻成为热点的时候,我亦无不首先想起他——我的叙利亚同桌伊巴。

2015年秋,我赴俄罗斯喀山大学学习,那会儿正是欧洲难民潮汹涌以及俄罗斯空军深度介入叙利亚局势引发世界关注之时。那时很多人一提叙利亚,就会想到“难民”这个标签。我们的课程进行了一段时间之后,伊巴作为插班生姗姗来迟。记得他来班级报到的第一天,一进门就向老师介绍了自己,我们听到他来自叙利亚之后,都感到非常惊奇。他当时穿一身黑色呢绒衣服,将外套脱掉挂在门角的衣架上,从背影看,让人觉得非常寒碜。衣服非常老旧,毛呢毛衣起满线球,黑色裤子皱皱巴巴看上去像穿了很久没有换过一样。头发乱乱的,长长的发尾扎进了毛衣的高领中。说实话,我当时真觉得他很像一个逃亡的难民。

让我既意外又高兴的是,伊巴坐到了我旁边的空位子上,我们上课的座位一般都是相对固定的,就这样,伊巴算是成了我的同桌。

人不可貌相,气质不可以着装衡量。很快,头发蓬乱胡子拉碴衣服老旧给人第一印象像难民的伊巴就成了最受老师喜欢和最受我们尊敬的学生。虽然他作为插班生入学比我们晚,但是我们发现,他的俄语非常好,学习非常用功,课上表现最活跃,与老师互动最多。老师经常让我们分小组讨论一些话题,伊巴在小组中总能成为中心角色,思维非常活跃,语言组织能力非常强。我平时有没有听懂的课堂内容,他也非常乐意帮我解释。在上课互动中抑或日常交流中,我发现他除了俄语掌握得很好(且越来越好)以外,英语水平也非常高,无论口语流利程度还是词汇量,都超我好多。

伊巴这样的精神风貌和学习水平应该可以被视为叙利亚曾经拥有的良好教育体系人才培养成果的一个切面,可惜战乱毁掉了一切。通过与伊巴的一些交流我也能看得出他对叙利亚现状的痛苦心理。

伊巴的家乡在战乱中被毁,他有一次差点被突然落在不远处的炸弹炸伤,耳朵很久才恢复了听觉。在叙利亚度日艰难,于是他家来俄罗斯投奔在莫斯科做生意的叔叔,想继续读研究生的伊巴也成功申请到了喀山大学的硕士。伊巴其实不太情愿主动聊叙利亚的情况,可能这会触及其伤心事吧。但如果你问及的话,他还是会很详细地跟你叙说,他对国内战况始终保持着密切的关注。有一次我们班一起去学生活动中心看演出,演出前我们在门口等待,闲聊时难免会跟他聊到叙利亚。记得他当时很激动,伸着五个手指说了好几遍“五年了,还没完!”他说战争一转眼打了五年,已经把叙利亚打烂了。五年前他跟小伙伴们生活很自在,经常一起到处玩,现在如果到处跑,可能连命都会丢掉。谈到阿萨德的时候,他说阿萨德是一位好总统,叙利亚需要他。以前需要,现在尤其需要。很多人说他不好,但是人无完人,作为一个最高领导人,他必须要做各种各样的决定,他做了一百项决定,总有一项会有不足,人们总会找到借口去批评他。我们大多数人都支持阿萨德,那些在这个时候依然批评他的人,跟美国一样,都是希望我们国家乱下去的人。他也着重提到了要感谢俄罗斯,他说是俄罗斯舰队和军队帮助了他们,俄罗斯舰队在守望着他们,俄罗斯空军在保护他们。“真的很感谢普京,他是我们的拯救者。”——翌年(2016年)3月14日,普京突然下令撤回在叙利亚的大部分军力,这一突发新闻引发世人各种猜测。那天我在课间跟伊巴就此聊了一下,他对普京的这一动作觉得有些失落和担心,希望俄军不要撤离叙利亚。不过他还补充说普京一定有他特定的考虑,他相信普京是不会不管叙利亚的。

我似乎明白了伊巴为什么把俄语当母语学,明白了他为什么上课总是有着十二分热情,明白了他为什么对老师总有着极度的近乎毕恭毕敬的尊重,明白他为什么上课与老师互动的时候总爱聊普京······这都源于他对俄罗斯这个国家的感激和寄托,源于他对普京的爱戴和崇拜,这使得他对俄罗斯有了一种亲切感甚至是归属感。

伊巴对中国也非常有好感,他曾饶有兴趣地问我他的名字用中文怎么写,我根据发音在他的笔记本上写下“伊巴”,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他把我的书拿过去,用铅笔在空白处一笔一划非常熟练地写出“伊巴”给我看,虽然笔顺不对,字体有点扭捏,但是我能看出他是用心记用心练了。我也让他在我书上用阿拉伯语书写了我的名字,可惜我之后很快就忘了怎么写了。他还曾跟我说,他知道中国一直都在默默地帮助叙利亚,虽然不派军队,但是中国是一个做事不喜欢太高调的国家,中国一直都在关注叙利亚,一旦叙利亚需要帮助,中国会马上行动起来施以援手的。“感谢中国,中国人是叙利亚珍贵的朋友”。

在喀山学习一年之后,我转到了莫斯科,从此远离了我那群可爱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包括这位给予我最深印象的叙利亚兄弟,这位聪明勤奋,总怀有一颗感恩之心,总是对人彬彬有礼,总爱把右手放在胸口表达敬意,吃巧克力总爱掰一块给你,总是给人带来正能量的同桌。

这样一位优秀的令人无不敬佩的青年,背后却是一个板荡的让人近乎绝望的祖国,这赋予他一种隐忍下的忧郁,同时也赋予他一种痛苦下的自强。我想念伊巴,也衷心希望叙利亚的和平在人们的千呼万唤中快快到来!

(本文作者朱东法系留俄国际关系研究生)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俄罗斯 叙利亚 喀山大学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