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在俄罗斯面前失掉自信力了吗?

朱东法   2017-06-27 22:28  

2a530098b9064074b99172504a3cf572_th

在意识形态和软实力的战场上,俄罗斯与欧美比起来具有明显的弱势。然而,这一段时间以来,国际舆论中却呈现出一种令人讶异的论调,似乎俄罗斯正在信息战中让欧美招架不迭。

美国大肆炒作俄罗斯干预总统大选以及采取高压态势在国内打击“通俄门”涉嫌者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了,这一状态不仅有悖分析者先前的论断——随着特朗普稳住脚跟有关俄罗斯的阴谋论会逐渐冷淡下去——而且呈现出愈燃愈烈的态势。这让人不禁联想起当年的麦卡锡主义,虽然美国的对手不再是强大的苏联。那么我们也可以顺便考虑到的是,既然当下的俄罗斯已失却了当年苏联那样与美国抗衡的强大实力,那么为何会被当下的美国又视为一个似乎影响力无孔不入、震慑力无远弗届的强大对手来看待呢?尤其是考虑到早在信息技术远不及当下发达的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就利用舆论工具顺利将风雨飘摇的叶利钦扶上台,显示出美国无人能及的干预别国选举的超能力。那问题的答案或许就会指向这样一点了:美国这种宣传多半是败选后的民主党挽回尊严、推卸责任、有意散布遮羞迷雾的举动。

特朗普在“通俄”的大帽子下日子过得很难熬,尽管他在推特上反击,称相关部门在放大镜下调查俄罗斯四个月后并没有找到他‘通俄’的证据,且强烈要求指责他“通俄”的人向他道歉。但在这种麦卡锡式的政治恐怖下,特朗普还是通过其发言人斯派塞向外界模糊地承认“俄罗斯和其它潜在国家可能卷入干涉美国选举的事件”。这可以被看作特朗普的无奈之举和权宜之计,他希望借此撇清与俄罗斯的恼人的“暧昧关系”,但很明显,在这场博弈中,反对派瞄准的并不是所谓的主角俄罗斯,而是胜选的特朗普。“通俄”话题无疑还会继续被炒作下去。那么如果说美国这边对所谓的俄罗斯的影响力无限放大是出于内部政治斗争的需要,那么欧洲那边的一系列动作就让人有些匪夷所思了。

我们看到,似乎是在借鉴美国炒作俄干预大选从而规避败选后的颜面损失的经验,法国和德国等国的媒体也都适时地宣称俄罗斯通过网络攻击和媒体宣传等手段干预他们的选举。法媒称马克龙竞选期间遭到俄黑客入侵以及被俄宣传部门抹黑。德媒宣称俄罗斯利用机器人水军在各社交媒体上散布不利于其领导人和美化俄罗斯的言论。作为新闻受众,很多人在看到此类对俄指控之时,多半会在惊讶之余去衡量俄罗斯外宣是否真拥有如此强大的能量。

最近,欧洲最大的社会媒体“草稿新闻”的研究主任瓦尔德尔称,面对俄罗斯的信息战“西欧已经觉醒了”。瑞典政府让全国的学校指导学生如何识别俄罗斯的宣传,并在国防部成立新的部门来发现并“对抗俄罗斯一切损害瑞典社会的企图”。拉脱维亚组织“网络侦探”来打击社交媒体上的俄罗斯“水军”。法国和英国向Facebook施压,让其封杀成千上万个被指在选举期间影响选民的账号,两国政府又雇佣六千人作为网络监察员来封杀造谣抹黑和仇恨言论······

欧洲这是怎么了?欧洲人在俄罗斯面前失掉自信力了吗?似乎现在面临颜色革命危险的成了西方。一犬吠影,百犬吠声。美国的反俄大旗一撑,欧洲立刻有了反应。欧美这样做,除了让人佩服美欧双方高效的联动抑或惊叹俄罗斯“深藏不露”的外宣辐射能力外,还有什么目的和作用呢?

日前,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延科在去见普京时向他汇报说,“美国正不断加强对俄内政的影响,来自各地区的资料证明了这一点。”相比罹患“恐俄症”的美欧高分贝的呻吟,马特维延科的汇报倒更值得一听。

(本文作者朱东法系留俄国际关系研究生)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 信息战 颜色革命 反俄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