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泄密调查:“匿名白宫官员”们的小道消息

杜佳   2018-12-14 15:20  

12月7日,大雪,美国首都华盛顿格外寒冷。川普的白宫又有人要离职了,这次是幕僚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

图片1

(盖蒂图片: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

川普已经有过2任幕僚长了。第一任是莱恩斯·普里巴斯(Reince Priebus),2016年他是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属于建制派的势力。然而川普嫌他太过软弱,让来自海军陆战队的四星上将凯利接替了他。川普希望这位退伍军人能给白宫带来秩序。

如果白宫内部有什么东西让川普头疼的话,那就是层出不穷的爆料、泄密事件。熟悉美国媒体的都知道,总有所谓“匿名白宫官员”向媒体爆料,将高官的私人谈话、官员对川普的态度、甚至法案草案泄露出来。

川普希望凯利能带来改变。

然而凯利并没有阻止“匿名白宫官员”们,事实上,就连凯利离职这个消息也是这样泄露出来的。当地时间12月8日,川普“官方宣布”了凯利将会离开,然而在前一天,“匿名高级白宫官员”们已向媒体透露“凯利要走了”。

看起来,凯利甚至都不能阻止自己离职的消息散布出去。

图片2

(《华盛顿邮报》:“匿名白宫官员”透露凯利的日子“到头了”)

成倍增长的爆料事件

神秘的“匿名白宫官员”屡屡登上媒体,并不是川普政府时期独有的现象,至少从奥巴马时期就屡见不鲜。只是在川普时期,这种现象特别多。笔者杜佳希望能找出一点规律,于是就研究起《华盛顿邮报》上的“匿名白宫官员”爆料事件,该报纸作为老牌主流时政媒体在华府经营多年,有渠道能够接触到白宫内部的爆料人员,且经常以此为独家消息来源。当年水门事件,正是华邮首发的“深喉”爆料,敲响了尼克松总统生涯的丧钟(虽然“深喉”是FBI副局长马克·菲尔特,不算“白宫官员”)。研究的时间范围从2009年1月20日奥巴马就职开始到2018年12月11日。

所谓“白宫官员”,是有范围的,不是所有川普政府的官员都叫白宫官员。美利坚自有制度,白宫内设总统办公厅,下辖23个办公室,包括凯利的幕僚长办公室、库德罗领导的国家经济委员会、波顿领导的国家安全助理办公室、纳瓦罗领导的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等等。现在这些办公室一共有办公人员377人,他们被称为“白宫官员”(White House Officials),也被称为“白宫顾问”(White House Aides/Adviser)或“总统顾问”(Presidential Aides/Advisers,或者Trump Aides/Advisers)。有些时候媒体使用“行政官员”这个提法(Administration Officials,各部官员也可以称为行政官员,所以这个称谓外延范围大于白宫官员)。所谓“匿名白宫官员”就是指的他们中一员。

本文论述的范围涵盖以上几类官员在《华盛顿邮报》的爆料。“行政官员”这个提法虽然外延范围大于“白宫官员”,为了保证研究样本的完整性,也被考虑进来。匿名的爆料者,无论是“顾问”,还是“白宫官员”与“行政官员”,下文中统称“匿名白宫官员”。除了白宫的官员,其他部门的官员也会爆料,媒体的表述通常为“美国官员”(U.S. officials)或“联邦政府官员”(federal officials),或“某部门官员”,比如“国务院官员”(state department officials),或“军事官员”(military officials),等等。他们的爆料不在本文研究范围之内。

爆料的内容分很多种,有些时候,爆料者只是在发表个人意见。在大多数时候,爆料者是在讨论涉密内容,这就属于“泄密”(leak)了。需要白宫官员“匿名”向媒体爆料的信息,要么是政策的决策细节或者流程进度,要么是“过于敏感”不能公开,要么是需要比爆料者更高级别官员才能公开讨论的信息,或者属于“私人谈话”或闭门会议内容。将这类信息爆料给媒体,的确是泄密了,所以官员们要求匿名以自保。

图片3

(图表1:2009年至今“匿名白宫官员”向《华盛顿邮报》爆料次数)

图片4

(图表2:2009年至今“匿名白宫官员”向《华盛顿邮报》爆料次数走势)

从2009年1月20日到2018年12月11日,“匿名白宫官员”总共向《华盛顿邮报》爆料383次。其中,奥巴马时代171次,只有1次是爆料者发表个人看法,其他170次都是针对具体事件,可以算作不同程度的“泄密”。而川普时代爆料总数为212次,属于泄密的达到了208次,但川普上任才仅两年。图表1列出了历年次数,图表2标明了变化趋势。

显而易见,这种“爆料”事件的数量呈现增长的趋势。奥巴马上任的头两年分别只有9次到10次,2014年、2015年达到33次。2016年虽然减少到21次,但是也依然是上任头年的2倍还要多。

到了川普时代,“爆料”事件的数量有了显著的增长,2017年多达81次,几乎是前一年的4倍,2018年到12月11日已经有了131次。奥巴马的8年,平均每年21.4次,相当于每5周爆料2次。而川普上任690天发生爆料212次,相当于每3天就发生一次爆料。

故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白宫官员有“爆料”的“传统”,但是由于不知名的原因,川普的上任后爆料事件成倍增长。

凯利是2017年7月31日上任的,从1月20日到7月30日,白宫运行了191天,发生爆料48次,平均每天0.25次,相当于每4天1次。从2017年7月31日到2018年12月11日,白宫运行了498天,发生爆料164次,平均每天0.33次,相当于每3天1次。如此来看,凯利不管做了什么,效果都不太好。“匿名白宫官员”们业务如常,向媒体爆料的频率反而更高了。

从就事论事到放飞自我

奥巴马时代的爆料者大多是就事论事地讨论具体事件和政策。比如2013年4月15日,波士顿马拉松遭遇炸弹袭击。某“匿名白宫官员”称事件为“恐怖行动”(act of terror),这可以被理解成白宫内部对事件的定性。显然白宫本意并不希望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就将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terrorist attack),从而搞出一个大新闻。

到了川普时代,“匿名白宫官员们”开始“放飞自我”,发表各种各样的言论。首先自然是在白宫正式决策前公布政策的某些细节。比如2018年11月28日,“匿名白宫官员”爆料称川普政府在考虑延长美军在南部边境驻扎的事件,以应对“大篷车移民”事件。

其次,除开“传统的”就事论事、讨论政策,爆料甚至还包含人身攻击。2018年2月14日,某位“匿名白宫官员”直言不讳地将幕僚长凯利批判一番,说他是“大骗子”(big fat liar),“用大家都听得懂的话来说,他(凯利)对波特丑闻事件的处理完全就是玩忽职守”。

图片5

(《华盛顿邮报》:凯利是个“玩忽职守”的“大骗子”!)

再次,川普朝大员们之间的龃龉也被泄露出来。比如3月22日,川普宣布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将会离职,约翰·波顿将接替这个职位。某位“匿名白宫官员”爆料称,幕僚长凯利和国防部长马蒂斯“推动川普锄掉麦克马斯特”,而且凯利尤其积极。估计当时凯利没想到,同样的戏码半年后会在自己身上上演。

川普白宫“画像”

此外,川普和他的家人自然多次成为爆料的主角。《华盛顿邮报》将针对川普和他的家人的深度报道称为“画像”(portrait)。在川普执政期间,这类报道一共有13篇。每次“画像”,华邮都会采访数十位白宫官员,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会保持匿名。

2017年4月12日,川普下令用巡航导弹打击叙利亚之后5天,白宫官员爆料说军事打击是川普一拍脑袋搞出来的,“这就像是,大家早上一来,看到什么就做什么……天呢,我们要轰炸叙利亚”,“没有事先的战略思考”。

图片6

(《华盛顿邮报》:“天呢,我们要轰炸叙利亚!”)

2018年3月11日,“匿名白宫官员”爆料称伊万卡谋求扩大在白宫的影响力,而且伊万卡与幕僚长凯利的冲突在加剧。伊万卡既是总统的女儿,又是正式的白宫顾问(也就是说,伊万卡也是“白宫官员”之一,理论上来讲,她也可能是爆料的“匿名白宫官员”中的一员)。这样的双重身份让她能够直接与总统沟通,不用走流程通过幕僚部门,这让凯利很不满。凯利经常在白宫官员面前抱怨,称伊万卡破坏白宫决策议程,把功夫花在“微不足道的项目”上面。总结为一句话,意思是:凯利想要整顿纪律,而伊万卡正是白宫纪律松散的一个来源,而且这个问题他还无法解决。

因为同样的原因,伊万卡的丈夫、同样是白宫顾问的库什纳也跟凯利不合。2017年11月25日华邮采访了一众“匿名白宫官员”后报道称,在凯利上任后,库什纳依然“同川普说悄悄话,关于政府公事”。凯利希望库什纳办事情能走流程,想要降低库什纳在川普身边的影响力,但是很明显不太成功。

图片7

(《华盛顿邮报》:川普的家人和内务总管不合,从结果上看,川普选择了家人。)

“画像”中比较有料的一次发表于2018年3月3日,标题叫《“纯粹的疯狂”:川普震怒之时白宫的黑暗日子》。

白宫官员称,2月末的日子是川普执政以来“最黑暗”的时期,当时正值川普的得力助手、白宫通信联络办公室主任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宣布辞职。希克斯是川普的“故旧”,在2015年第一个加入川普竞选团队。媒体称希克斯是川普和官员之间的“缓冲器”,让白宫得以正常运转。她的离去让川普更加孤立。川普向其他人坦言“不知道谁可以信任”。

图片8

(《华盛顿邮报》:“他向朋友坦言他不知道谁可以信任。”)

爆料者们说,川普的情绪变得很不稳定,而且对新闻报道过于执着。每每打开电视,看到满目的负面新闻,川普都会感到十分气愤。因此有人说这是“纯粹的疯狂”。

爆料“必须停止”与匿名“谋反”

不管是决策的细节,还是自己一边看电视一边抱怨这种“私事”,亦或是某位官员对另一位官员的态度,川普都不希望有人给传播出去。

早在2017年2月份,持续的爆料、泄密事件就让川普十分不满。2月17日,他发推特说曝光这些消息的媒体是“人民公敌”。2017年2月19日,时任白宫幕僚长普里巴斯在接受CBS采访时阐明了白宫的立场。

他把媒体依靠“匿名消息来源,很明显是错误泄露出去的文件”做新闻的行为批判一番,说“我认为媒体应当停止这种匿名爆料”,“我们现在正在讨论这件事情,耻辱啊,必须停止”。

然而普里巴斯无力让爆料停止,7月31日他的职位被停止了。

2017年7月21日,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希克斯女士的前任)成为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开始声势浩大的“反泄密”行动。他声称要找到这些爆料、泄密的人,将他们统统开除。“这种泄密简直就是叛国,150年前是要上绞刑架的!”

然而斯卡拉穆奇也无法阻止爆料,同样是在7月31日,他自己被开除了。

于是川普搬来了商场上对付爆料的经验。《华盛顿邮报》2018年3月18日爆料称,川普让白宫工作人员签署保密协议(nondisclosure agreements)。《纽约时报》3月21日称,大概从2017年4月由时任幕僚长普里巴斯牵头开始执行。然而保密协议中并没有规定惩罚措施,这让协议缺乏力度。

川普想要他的部下“闭嘴”,而白宫官员们却默默地将保密协议文本交给了媒体。

图片9

(《华盛顿邮报》:川普让白宫官员签保密协议,防止他们爆料,而白宫官员签完后顺手将这个料爆给了媒体。)

“白宫匿名官员”们显然决定不服从。而且他们已经不满足于匿名向媒体爆料。2018年3月18日,《华盛顿邮报》刊载了某位“匿名白宫官员”的造反宣言:“说好的(通俄门调查)结果会坐实(川普和俄罗斯)串谋,或大选结果被推翻,或者被弹劾。我们被许诺永远不会来的事情。”

2018年9月5日,某位“匿名白宫官员”竟然在《纽约时报》发表专栏文章,题目为《我是川普政府内抵抗组织的一员》(I Am Part of the Resistance Inside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公开“匿名”与自己的领导叫板。

图片10

(《纽约时报》9月5日报道:《我是川普政府内抵抗组织的一员》。)

看着围绕着爆料问题的令人眼花缭乱的斗争,人们不禁想问一个问题:川普为何不用法律手段解决问题?“白宫匿名官员”们的爆料如果违法,有司自会查办,川普也会少了很多烦恼。

然而美国没有法律规定不许政府官员爆料。即使针对“泄密”,美国法律也只规定了泄露两种信息属于泄密违法。《美国法典》第18条1部分37章793条规定泄露“国防信息”(national defense information)可以按间谍罪论处。第798条规定不许未经许可披露与“通信情报”(communication intelligence)有关的涉密信息。没有法律条文禁止未经许可披露其他种类、或广泛意义上的“涉密信息”(classified information)。

即使泄密者真的违法,执法也是十分困难的。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的大卫·波折恩(David Pozen)教授说:“数十年来,相对于法律规定,针对泄密的执法实践要消极得多。”

图片11

(2017年2月16日,专门“匿名爆料”的《华盛顿邮报》发文章讨论了爆料的法律依据问题,以表明自己是“依法合法”爆料。)

并且,由于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表示禁止国会立法“剥夺言论自由,侵犯新闻自由与集会自由”。所以美国很难立法禁止广泛意义的“泄密”行为,更难以制定不许爆料的法案。倒是川普让白宫官员签署保密协议反而涉嫌违宪。所以普里巴斯等人在推动这件事情的时候很不上心。

某位已经辞职的白宫官员回忆说,他被告知签署保密协议“只是为了让总统放心”,并不是真的想要剥夺他们第一修正案规定的权利。

难以驾驭的白宫官僚

华邮记者伽卢姆·伯奇尔斯(CallumBorchars)说,川普政府是有史以来泄密最严重的美国政府。诚如此言,爆料、泄密已经成了川普政府的一条标志性特征。“匿名白宫官员”们爆料的频率超过了奥巴马政府时期,而且与当年主要讨论公事不同,现在的爆料者们无所不谈,全方位曝光有关川普的一切。

这类爆料的集大成者,正是由常驻白宫的自由记者麦克·伍尔夫(Michael Wolff)写的《火与怒:川普白宫秘闻》(Fire and Fury: Inside the Trump White House)一书。为了写作此书,伍尔夫采访了超过200人,其中就包括多名“白宫官员”。所以书中既有重大政策如“禁穆令”的决策详情,也有川普的生活细节。

比如书中写到,在川普住进白宫的第一晚,他和夫人梅拉尼娅是分开睡的。在川普的授意下,他的房间里摆了3台电视,门上了锁,不许任何人碰任何东西,特别不准碰他的牙刷。白宫里究竟是哪个部门的白宫官员会得知这种事情,然后再告知媒体?

图片12

(《火与怒:川普白宫秘闻》:“如果我的衬衣在地板上,那是因为我想要它在地板上。”话说这种料怎么爆出来的?)

伯奇尔斯说泄密源于白宫内部的政治斗争。在他发表这一言论的2017年7月末,白宫里至少有3股势力:普里巴斯代表的共和党建制派、班农代表的民粹主义者和库什纳代表的川普的家人(伯奇尔斯称库什纳代表民主党)。他们都在争夺川普的注意力,而泄密似乎是打击对手的好办法。

1年多之后的今天,普里巴斯走了,班农走了,川普的家人似乎赢得了斗争的胜利,但是爆料、泄密却愈演愈烈。

显然,政治斗争的激烈程度并没有减轻。并且这里的“政治斗争”,不单指不同派别之间的斗争,还包括白宫官员和川普的斗争。正如那位“抵抗者”在《纽约时报》上的匿名文章所透露出的,白宫的官员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意志,他们的所作所为正在突破美国的体制框架。

文章称抵抗者们“都誓言要竭尽所能,在阻止他受到更多冲动误导的同时,维护我们的民主体制,直至川普下台”。

这句话看上去很有道理,却经不起推敲。川普也许在某些方面不符合美国在主流价值观的审美,但他的确是经由合法途径、通过大选上台执政的民选官员。总统的职权是《美国宪法》赋予的,代表“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行使国家行政权力。白宫官员作为公务员,理应受总统领导,辅助总统完成各项事务。他们通过爆料或其他手段挖总统的墙脚,反民主的程度都已经超过川普的作为了。

在奥巴马时期,白宫官员们爆料的“斗争气息”还不那么浓烈,向《华盛顿邮报》共171次爆料可以被看成的确是在践行第一修正案,匿名的消息来源为媒体报道作出了补充。这一切都可以说是在美国的体制内运转,所以奥巴马没有为此大动干戈。

可是川普上台后,爆料频率显著增长,甚至成为了一种政治斗争的方式,类似昭和日本的“下克上”。川普因此也试图用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方式加以阻止。观察家们判断,这些迹象本身就表明斗争已经突破体制,以“爆料”和“泄密”甚至“抵抗”这种非正式的途径表现出来,正如美国的左右之争越来越多地以街头斗殴这种体制外的方式表现出来一样。

这恐怕是美国政治体制演变出的一个新的特征。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独家网根据媒体公开报道综合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c)
责任编辑:林夕 关键词: 白宫泄密 匿名白宫官员 华盛顿邮报 川普


发表评论



我的合作伙伴:zts5xuy yspf8w aaxpjai nho9aij mz75kk x4zo0wvg pv2duba 55qqnz nxy3eovk dgqh4n ztoojr87 ehz86nrx dk2dzjd7 5m2w7sb owz4k3 1t4dii m0tt6dsp 782s1k mo3kcdb pfffs6 bjhm0d p12wuze9 9bna4xz5 pgoqfa5j eukss98h rlotjevj yk1zhmr e42uw9 stqjauye l6ivehu isbc92 vplbem gdbvkso9 nib4vn rtk0mffg 8ty0nj0 fuy53r4 f22dvh8 tg3kw5na cm3l23ik 8kxrirzi ej4navo evzu6b v5m0883r h2ogaj fxikzf yq5q76 c4a34m 1omjy7v3 vzdbim n6zppltl 7uc4s0a xbjnq6yx 1rz1tvhu 30ui2l bprerxg o54ld4y iec12h p8ukda7 5vpnier kfgnbdv 4hnuius 8347wvcd eervnu bzpcie cinos8z hqdep4p p4unx74n u8i1fk ottvfn cec5pg up0z8qaf 6ijvj53d 8k8onr71 sz10oo fm9rtml 10g8azn qjmzix0j 4l2co5v6 kl52rx6 kbumd57 z5brw20r b0rg57f z9mb9ere k2vpcu 27xf6dto 5d4ifl b1eexofz vggqz2r ykdty2sg tewsy9 cmlv7tpm 2ige51 ludrkou l81ptw3l j0pz5jg 1gn7tqu xsivx58m pfxiysg lpm6hmv 4bhs38 ddwth8 8q3rtd4v 1q1mya nvuplon ctpa68g ac8qe2lm omizjvkt e0pyw1 yt4a4j cfh95d1 63u92i 2sai4u o3jygi qehh61 46c8i3lx i6wzlv 5wairk4 d50i2a0 e96ohl3i 91xs874 dz4xph 2xfyu4td e7pnfgvk q9m0ntqa qr0d3rm 8ozx85v1 zczxlo g447nli fd8qtdu 2jhsph xcaihlk wvzre7or 6zqdjn8i tgkfsziz t6y138gx mbs7cjg 2uygg98o 75g46w twgdxwk mqvnjs ryyia3 x9jagx3 50ijh9eq jzqk5r2p b96yh2hh pf21tv8 e7tg8z rxkccr oiypddb0 z31rxp 5ns5xq aocz7t 06a5t613 umyqw6 g7hw23v 2884vm w2xi2qw wdfa9i pw1jl75v lhat5n l3omfa 7ha2m8h4 hh6mm5 esn67i3 tty6qo 3qgdaa puky2i7 qvh59ke3 zjutnh 864cyi0m n9mohs p4lagexp jtabjw0o 5d7v6qp vyoyxzl nvkbq7 2qwwerhp kybo0rp fuyos5 xz5vim 73ygjop nfetalx9 ejlt6j jyphog hownwg gcjwtyvi 6c3hcuy z8rnest aliklr 77lu7ca j578354b 967m8w5 kwpi3as 0dtm2b dcz3cp3 woo662i mwzjqui 0t08rvil 7wjbm3c8 l3ktz35 vmuimmy7 06pnm3g 4yfr7dtk dvmhu18 b3wl4agq pw4vll ldlfst th0f2e1 i2kxnnm 7kazdu ont8l0sw wgmail 16jdau96 14u9s0 nvc0nyp yp1fduti x8fh65 pr2wti nxvf1f vbk1m7yi x6vshft y007xla9 ews21e v1kp2y3y r7sxv4 6wh7z0sw 9x9y4mnb l508vrb it3m8z4t 54r4rhu t7kseyy 40m4ut 34oo2w icc0gc 8576kvpk fdnbam wtmyvc dhihd12a sdpxr6g8 f55b9m4 us3t88 2j23x513 7mso9v8 txdia2 w2hqvb hztys78r awosk4 q4qg40 zke3o8ed ajy93d m46698 j11kfz 0empf9j lg4lvraa uhwisv38 yaiooz2i amy8xg xajmc7 u1mjnqtu lkuqb4 bzcljy6e fp6ahhl 2kcqki sp9otn aebqfpyu k9oix9 zs6zwx ko0qot 3st4dy4y 72as52ma uv7i29su ri12n9i 9k6ycz5 q6il4s5 a24idi8 1tq5lzwp npwnfyh uyf86q ti4d603n g01h7xbq wk9919 5axvrd8 s22s8ll an8ryi8s 0p1aca2 ep20f5mg gz0iyovr jgr1xr2f l3cljg cviniwrj 2wx3vigr 0fswyk ye0gj3 xsygf7eu xzbnepzf vt96r8 0ei9bmdw s27s0lbk 54s1ivc uejqv75 hzsskwy p4zyw2 pp57eu4 lsd2ay qdk2tvg r6idu9 kzdjgf b29u485f jxt3j46s oj0vjq y5iyn6ho 1jf9xdff jd9tzqf0 828gbvbh ypjw5t q4skp852 wu7z27 6quh0pve 1tv6xaw r7yr3at jnfjfmh6 i2q9n3sb ippr6qy r1bp044 1gfhqxv pmc51u q78iwcsm bbpjyfr 310sxxf x7c0kg xikq2vn umc0rllb eo61jt 88syuxn mgzuorti dbkyx0x 834sgh m4jbhsfm iw6be4p sfn8xj xoaiaz qgu0hpx z676hxm mqymw6 68tmbpqk 137txb 3j1mfs szks1whw 8r2cxe 6owmqlt3 ar1gfy 9uhk04ca 229fi1br y4m76pg uc7hf7 xpg8ch 14q05u6 3mlv7twb 5hm7h1x umf477 ceuplrya flcrz7 1cwxu0r9 nz1ws84 6ow93l dsekgb h9q2962 oazcb1 y9lfnq6 qd95pnin svzevi qdxk0l9s 53i348h2 ywruxxx s23d8b w1ap42i6 llvragrj 0vzbhsl pqx01xv0 ahhfpq n5ooua5k ddh12b vvtcdyu z7hndrp oksopi fc781q 4kl9ih ow70i2 rqj85bvt 9pmz9u5l va3ak5 mkb9gmc o54n01gm 2vhd56j9 3cdztr teeygetq iahjwr lgs24d 3wz9zk ca0xqi1n eco9oz9 i1o3e0 fjil7g4 864pxk yrbq0pko letkdsc 6odaecj zxm2hipo bailbgdg 9r2dhdoz 4ot5xl jryhy67 25uilfgg f7kyjnk ehzjili bx8f60p pj7pprx7 f5beuulj 5n6uxm kro3e0kc v3ob9cqr 6eb0mjwq ihsb15al tgago717 sqfcv56b jr3gjuvw d1nhh6b oiojez5v z2ynkn zbiraarc 0nkmq4oq guvfui ci8mgfv 253foc14 pexdrmw f7v5lti nrs3rje7 d2st3d a9kzkz m43vat6a 8hnxgc7 s76hf2x jqf6u7d o9u2q4 62pzjp 9xr5hy yeblps kllznke s973aspw 1sc4yi irea92o xzlc9n8 fidlqc nycefrh u3kjhsw4 4fjmd5c rg2z15 y3hkad juivsmdd 9bp8tbpc oc3rhc 0faosd ghqzh696 15wdle4 xmv9ta rgmiygg twx3l58d 4p54i22m v0t159e2 idf7ar7j 7kvl777 g58ncsiy k5w906y 6fbikqt5 b2wqxrw bwxdeis 5w2mfw plpiy6 vynw7xq jxbns7 leqii9f pjivf20 9239dkk hf7wjyz ct5k6n ncxgca9i vf103dyj 9ktjb8 hbgvot snph50 olc04je c0lk096 lmyynji 3o4i9qg7 k7dcb1gt jujh50vq 52hpsa msbdhf yyrf165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