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观察:俄罗斯3月份“断网”所为何事?

独家网   杜佳   2019-03-05 13:01  

2019年已进入了3月份,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月里,特朗普和普京先后发表了国情咨文。

特朗普宣称,“在我任内,我们绝不会为争取美国利益而抱歉”;普京则指出,“俄罗斯的合法利益被忽视,美国不断发起各种反俄行动”。

在这一针锋相对的背景下,俄罗斯“维护国家安全”的一项决议将在本月实施,该决议上个月甫一宣布,就引起了广泛的国际关注,媒体称之为俄罗斯的——“断网行动”

1

(俄媒:俄罗斯计划在2019年4月1日前切断互联网)

关于“断网”的汹汹舆论

2019年2月12日,俄罗斯国家杜马通过了一项决议案,旨在确保俄罗斯互联网安全,以使俄政府能够切断国家互联网与外界的连接。但何时实施这项决议,官方并未给出确切时间,只是放出消息称,暂定于2019年4月1日之前进行断网实验。

2

(BBC:俄罗斯考虑“拔掉”互联网连接)

3

(澳洲媒体:俄罗斯准备将整个国家与互联网断开)

消息一出,各种舆论泛起。西方媒体争先把话题往“俄罗斯封锁网络,自绝于世界”上带,甚至标题惊悚,指俄罗斯要通过“断网”打网络战,国际舆论一时哗然。

而俄罗斯国内对此评论也呈分裂状态。

“断网”法案的支持者认为,法案旨在确保安全,而不是要在俄罗斯切断互联网。因为一旦与西方的关系彻底崩溃,美国极有可能将俄罗斯的IP地址与世界网络断开连接,那么通过断网实验摸索建立“俄罗斯主权互联网”,将保证俄罗斯互联网届时不会彻底瘫痪。

反对者们则不以为然。例如有媒体到莫斯科街头采访,受访的年轻人大多表示不支持,害怕网络自由受到限制,并且有上街游行抗议的打算。俄罗斯一些反对派也趁势参与讨论,指责俄政府意欲找借口收紧网络控制、打击言论自由等等。

4

(俄记者就“网络主权”问题街头采访莫斯科市民,受访小哥表示如果政府真搞“断网”实验,自己会考虑参与集会)

5

6

(YouTube上充满了对断网话题的讨论,甚至是无端猜测,比如“俄联邦安全局2019年要在俄罗斯封网”)

7

(俄罗斯“反普倒梅”第一人纳瓦里内发视频称,在俄罗斯一切都走向关闭网络)

那么,俄罗斯这次的“断网”到底有何涵义,究竟意欲何为呢?它之所以成为舆论事件,到底是国家“狡计”被捍卫自由的民众识破,还是国家战略被头脑发热的民众误解呢?

“克里米亚”危机

俄罗斯关于“断网”的计划并非心血来潮的突兀之举,早在2014年,该计划就已被提出。自此之后,政府层面有关“断网”的讨论和实验几乎成了每年的必修课。

2014年,正逢克里米亚危机,俄罗斯的国际外交环境恶化。

俄收回克里米亚之后,美出于制裁目的,由奥巴马总统签署行政令,切断了克里米亚地区的谷歌和微软服务,禁止了AdWords 等付费服务和VISA等信用卡业务,一时间使得克里米亚的网络通信、支付以及金融系统陷入瘫痪,且因此沦为国际投资界的弃儿。同时,俄联邦安全局获得消息,“敌对势力”有意通过网络攻击来使俄罗斯金融系统崩溃(如掐断俄银行系统与国际SWIFT系统的连接)。

正是从此时起,俄开始加快了打造“网络主权”保障系统的步伐。

8

(俄VICE网2014年9月23日报道:普京真的想切断俄罗斯的互联网吗?当局现在可以成功禁用俄罗斯以外的IP地址。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确保俄罗斯互联网在没有西方网络访问入口的情况下可独立工作,希望明年能推出这样一个系统。)

9

(俄生意人报2014年10月1日报道:互联网将被配上闸门,安全委员会讨论信息领域的威胁)

2014年7月,俄联邦通信与大众传媒部组织国防部等部门进行了“关闭”国际互联网服务的演习。在演习期间,政府和军方测试了针对域名.RU和.РФ禁用DNS服务器的情况,并使用俄备份系统来支持俄国内局域网的运行

10月1日,普京主持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讨论了7月份的“断网”演习,并重申俄罗斯要建立自己的国际网络,要求各部门继续讨论俄罗斯被断网后的应对措施。

10

(俄罗斯新消息报2014年10月21日报道称,俄车臣共和国总统卡德洛夫抱怨西方国家资助极端宗教势力在网络散布极端思想,并企图在车臣煽动宗教屠杀,他认为,为了和平,必须关闭互联网。)

演习的经验数据和形势的需要,让主权互联网在可行性和必要性方面获得了支持。

到了2015年的10月,俄罗斯新闻部长尼古拉·尼基伏洛夫对俄新社正式表态说,当局将开始试验各种方法,“以求防止俄罗斯被境外切断与互联网的联系”,“俄罗斯大部分互联网流量要经过在阿姆斯特丹的服务器,因此使俄罗斯容易受西方国家的伤害。我们的任务是采取必要的措施,以使俄罗斯互联网能独立运行,不管外国持什么态度,也不管他们采取什么制裁政策。”

空前的“网络袭击”

2016年,俄罗斯遭受了空前的网络袭击。

俄联邦安全局于2016年7月30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称,俄罗斯约20个政府部门的电脑被恶意植入间谍软件,中毒电脑均属国家重点部门,包括国家权力机关、科研单位、军事部门及军工企业等。

2016年12月,袭击形势继续,俄罗斯十大银行中有五家遭到攻击,俄金融系统稳定遭到严重破坏。

原来还有些拖延的主权互联网建设,现在则迫于形势加速推进,并且不再满足于关键时刻的“断网”,而是开始增加技术和战术防御设施的建设。

俄罗斯技术国家集团于2016年11月建立了“反黑客中心”,以求对网络攻击作出迅速反应,切断可能泄露的信息源,同时检测网络攻击的来源。

12月5日,俄罗斯颁布新版《俄罗斯联邦信息安全学说》,进一步加强网络信息安全领域的顶层设计。

11

(俄罗斯新消息报2016年12月29刊文:俄罗斯可以切断世界互联网)

12

(俄媒2017年2月22日报道:俄国防部长绍伊古正式确认,俄罗斯建立了“信息行动部队”)

在顶层设计和战略布局的推动下,到2017年2月,俄罗斯国防部长表示,已建立了一支负责发动信息战的专业部队,这是俄官方首次承认俄存在信息战部队。

这些布局的效果与目的,是希望能在被外部断网或遭受全域网络攻击的时刻,能自主可控地掌握网络战场的回旋空间,保障俄罗斯国家的正常网络应用、保障人们生活不受网络瘫痪的重大影响。

因此,到了2018年3月5日,俄总统网络发展问题助理戈尔曼·克里梅科,在接受俄独立电视台采访时,已经可以自信地宣称:

“如果我们被断网,国家仍将正常而很好地生活。在技术上,我们现在做好了应对任何情况的准备。如果明天,有人给我们断网,我相信不会有大麻烦。他们可能只会切断某些网络。如果像孤立克里米亚那样,向我们宣布这样的战争,在当前形势下,我们仍会正常生活。目前,根据普京总统命令建设的俄罗斯局域网正在运行。”

借助国际合作力量

除了捍卫本国网络安全之外,从战略利益考量,俄罗斯还推动国际合作,以应对共同的战略威胁。

2017年年底,俄联邦安全会议要求政府,为金砖国家建立独立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创造条件,这样的基础设施可在国际互联网出现故障时发挥作用,以平衡国际互联网基础设施中的不对称性力量分布。

13

(塔斯社2018年12月5日报道:联合国大会支持俄联邦关于建立网络安全工作组的提议 119个国家赞成,46个反对,14个弃权)

此外,为了在打击网络犯罪问题上寻求国际合作,2018年俄罗斯向联合国大会提交了“关于建立网络安全工作组”和“防止将信息通信技术用于犯罪目的”的两项提案,在俄方努力及许多亚非拉国家支持下,提案分别于12月5日和12月17日被联合国通过。

在此期间,美国和欧盟很多国家则投了反对票,一个多月后(2019年1月25日),美国两党合拟并向众议院提交了《网络安全法》,该法制定了美国的国际网络政策,声称旨在"反对俄中两国加大网络管控和审查的企图"。这充分说明,虽然网络联通无国界,但网络领域内国家意志、集团利益之间的博弈与竞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断网”就像被迫布署导弹?

2019年1月底,俄罗斯信息安全工作组会议作出了在俄罗斯进行“切断”互联网计划测试的决定。该小组由俄罗斯信息安全公司InfoWatch的总经理兼卡巴斯基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娜达莉亚·卡巴斯基卡娅领导。

于是,就有了今年2月份俄国家杜马通过的“断网”决议。

从2014年开始俄政府为应对互联网安全问题,采取的这一系列举措路径清晰、意图明确。笔者杜佳梳理了一遍之后发现,俄有关“断网”的决议,跟普京在今年国情咨文中提到的为什么要发展和部署导弹的逻辑如出一辙:

“我想再说一遍:俄罗斯不打算首先在欧洲部署导弹。如果此类导弹真的被制造出来并部署到欧洲大陆,并且美国有这样的计划……给俄罗斯造成严重威胁,因为某些级别的此类导弹飞到莫斯科的时间仅10—12分钟……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威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将被迫,我想强调这一点,被迫采取相应行动。”

14

(普京2019年国情咨文现场)

对俄罗斯来讲,在网络安全领域只要存在“被断网”的威胁,那就不得不防患于未然,进行“断网”实验,努力打造自己独立的网络空间。

普京的“谜之自信”

15

(俄新社:普京表示理论上存在将俄罗斯断网这一威胁)

多年未雨绸缪、苦练内功,紧锣密鼓地准备妥当之后,普京总统亮出了俄罗斯的战略自信。

在发表2019年国情咨文的当天(2月20日),普京会见了俄罗斯新闻机构和印刷媒体代表团。在谈及断网问题时,普京首先肯定了在理论上俄罗斯的确存在被切断网络的威胁,但是他话锋一转,表示对方也会不得不考虑这样搞的成本:

“掐断俄罗斯与全球网络的连接,将在经济和政治上打击这一行动的发起者,如果伤害不说是巨大,那也是非常大了。而且,对方的‘特殊服务’也将备受打击。他们发明了这个,他们就坐在那儿,听着看着读着你们说的话,并积累下这些信息。一断网,这些都继续不了了。我认为,他们在断网之前,得先琢磨一百次吧。”

会见的氛围轻松愉快,场上充满欢声笑语。

普京的意思是,敌人如果采取断网打击,其自身损失也很大,同时就算是出于利用网络收集情报的目的,他们也不会轻易掐断俄罗斯的互联网。这一看似反讽般的政治表态表明,俄罗斯已经具备了反制断网与应对网络袭击的多重准备,让对手不得不考虑成本、望而生畏。

至于对手利用网络收集俄罗斯情报,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斯诺登曝光的“棱镜计划”典型地体现了对手的进攻性网络安全战略。“棱镜计划”自2007年开始实施,大规模窃取网络信息及进行网络监听,谷歌、微软、脸书、苹果等美国互联网公司都参与了这项计划之中。笔者杜佳此前根据斯诺登曝光的绝密文件,整理过相关信息,读者可以参考。

自2013年以来,斯诺登已在莫斯科待了快6年了。而俄罗斯为反制网络监控窃听,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加强网络安全建设。

16

(斯诺登在莫斯科河畔)

2016年9月,俄罗斯开始加大力度研发Skype替代品供其政府机构使用,以避免黑客或情报机构入侵。此外,俄政府还表示,会考虑更换微软的Windows和Office软件。2016年11月俄方将“领英网”封杀,因其拒绝执行将俄方公民数据储存在本地服务器的法律规定。同月,俄对微软启动反垄断调查。

网络空间博弈的排兵布阵,彼此心知肚明。当普京公开表示,对方要利用网络对俄保持监控窃听、不会轻易掐断俄网络时,这样一个有意为之的反讽,也更像一个政治冷笑话,透露着耐人寻味的战略信号:我知道你在监听,我不怕你监听,甚至欢迎你来监听。

“断网”决议浮出水面、举世瞩目时,看起来俄罗斯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既然如此,那“断网”实验还有必要吗?

普京在今年的国情咨文中讲过这样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话:

“俄罗斯过去是,将来也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这是一个不变的公理。它要么是这样的主权国家,要么什么也不是。”

无论国内外存在什么样歪曲和误解的声音,看来俄罗斯都将在追求网络主权完整的道路上,坚定地走下去。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林夕 关键词: 克里米亚 俄罗斯断网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