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士”班农:扬言解体欧洲,防止它与中国结盟

独家网   杜佳   2019-05-24 09:33  

班农3月份扬言搞垮中国,5月份又扬言搞乱欧洲。

他的志向有点远大,因此行程和举止难免就有些高调夸张。

1

(班农,图片来自《金融时报》)

欧洲大选将于5月23日到26日举行,班农提前一周就到了。他的欧洲之行将从5月16日一直持续到26日。德国是其第一站,法国是第二站。

期待欧洲发生“地震”

在德期间,班农特意选择入住柏林阿德龙大酒店,推开窗就能看到勃兰登堡门和德国国会大厦。

他会见了德国右翼另类选择党(AFD)主席尤尔根·莫伊藤(Jörg Meuthen)。莫伊藤告诉德国《每日镜报》,他与班农一个半小时的交谈很愉快,“最重要的是,我们谈到了志同道合的政党间进行国际合作的可能性”。

看起来班农和AFD的关系不一般,因为他此前还与该党派在联邦议院的另一位领导爱丽斯·威德尔(Alice Weidel)见过面。

2

(班农在阿德龙酒店接受采访,图片来自盖蒂图片社)

班农还特地对瑞士《新苏黎世报》透露说,虽然首次来柏林,但压根没有时间出去转悠,因为他有很多工作要做。这半年他经常前往欧洲,十天前还去过瑞典,而这些都与一个宏大计划有关

早在2018年7月28日,班农接受《每日野兽》独家采访时就宣称,他意图借2019年欧盟议会选举之机,教会欧洲极右翼如何像川普一样赢得选举、如何像英国一样走向“脱欧”、在欧洲内部各国的选举中像匈牙利、意大利的极右翼那样上台执政、使欧洲重新恢复成一个一个的民族国家,最终使欧盟像苏联一样自动解体,这样对川普总统而言才是最有力的支持!

3

(法新社:欧洲大选在各国的时间表)

班农声称,自2017年8月离开白宫以来,他便将重心放在这件大事上,为此他还建立了一个名为“运动”的基金会,以对垒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他当时计划投入几百万美元,为本土主义、极端保守主义的欧洲政党免费提供专门的调查数据、分析和社交媒体建议,并帮助他们选择候选人。班农曾说,他发现欧洲各国的民族主义运动没有汇成一股合流,各国之间缺乏联系,他要做的就是说服他们团结起来。

而德国是这个项目最核心的国家,因为他认为德国70%的法律政策来自欧盟。今年秋天德国有三个州要举行州选,他希望影响到萨克森州的选举,为此计划六月份再次前往德国。

在这份长长的采访稿中,班农时不时抛出爆炸言论。他直言期待欧洲大选后爆发政治“地震”:“大选后,布鲁塞尔的每一天都将是斯大林格勒。”

4

(新苏黎世报《班农:选举后布鲁塞尔将成斯大林格勒》)

但是,在班农到达德国的前前后后,德国总理默克尔正通过德国《南德意志报》等媒体呼吁欧洲必须团结一致应对中国、俄罗斯和美国的挑战,并将美国定义为全球对手。5月19日,她又呼吁欧洲挺身对抗极右翼势力:“我们必须着手应对民粹主义势力,他们想摧毁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必须坚决对抗他们。”

不知道默克尔这番急切呼吁,是否与班农正在游走欧洲的民粹式动员有关。

5

(卫报《默克尔:欧洲应团结一致应对中俄美》)

6

(路透社:默克尔呼吁欧洲坚决对抗极右党派)

在欧洲植入特洛伊木马?

告别德国后,班农又马不停蹄地来到了法国。这次他又选择了入住巴黎布里斯托尔酒店的豪华套房,这里距爱丽舍宫仅几步之遥。

5月18日,他告诉法国《巴黎人报》,如果欧洲民粹势力在选举中赢得超过30%的选票,将对川普连任起到加分作用;他还说,如果勒庞的“国民联盟”党派(RN)胜出的话,将对中间派的“欧洲救世主”造成沉重打击。

欧洲的右翼狂潮确实不容忽视。德国电视二台17日公布的调查显示,多国的极右翼政党获得了较高的支持率。其中德国AFD支持率为12%,法国RN获得了22%的支持率,甚至超过执政党“共和国前进党”(LREM)0.5个百分点。根据最新选情预测,算上英国议员,欧洲议会的右翼政党最终将约占欧洲议会23%至25%的席位,甚至可能成为欧洲议会最大势力。

《巴黎人报》5月19日报道指出,班农的确曾在住所内和两名RN领导人会面。不过勒庞本人在公开场合显得对此并不知情,她称“甚至不知道班农来巴黎是为了公务”,还指责是媒体将班农“拉入”了选举行动。

而法国总统马克龙所属的“共和国前进党”(LREM)关键人物对这位不速之客非常不满。LREM竞选主任斯特凡·赛儒尔奈(Stéphane Séjourné)在推特上怒骂班农,指责其目的十分明确,那就是助勒庞的党派获胜。他气愤地说:“这是对选举的攻击,他使人作呕。”

法国欧洲事务部长娜塔莉·卢瓦索(Nathalie Loiseau)直指要害:“班农甚至不掩饰其干涉民意的愿望。”

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则在脸书上讽刺道:“我所不能理解的是,一些法国人口口声声说要保卫国家和人民,却让那些只想弱化欧洲的人趁虚而入。”

马克龙党派参选者坎芬(Pascal Canfin)则忧心忡忡,指勒庞的RN是川普和普京放在欧洲的特洛伊木马,意图摧毁欧盟。

对此,马克龙本人在21日的一次采访中呼吁欧洲人要有所警觉,不要对外国势力抱有“幼稚的幻想”, 斥责班农试图通过鼓动欧洲右翼分子来“拆解”欧盟。

7

(今日美国《马克龙警告:班农和俄罗斯人与民族主义者密谋摧毁欧盟》)

政治实验室”

除了德法两国,班农还很看重意大利,他对意大利副总理、极右政党“北方联盟”领导人萨尔维尼大加赞赏。

萨尔维尼经常发表争议言论,每天在脸书上发帖多达30次,粉丝多达370万,他被西方媒体冠以“意大利川普”的称号。而班农称 “很欣赏”萨尔维尼,并评价其为“负责世界上最有趣的政治实验之一的全球领导人”。

5月18日,萨尔维尼邀请来自法国、德国、荷兰、保加利亚、斯洛伐克、捷克、爱沙尼亚、比利时、丹麦以及芬兰等国的右翼政党领导人齐聚米兰,参与集会的包括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领导人勒庞、德国AFD领导人莫伊藤,以及荷兰自由党领袖吉尔特·威尔德斯。

8

(彭博社:欧洲民族、民粹主义分布图)

这些政党声称组成欧洲人民和国家联盟(ENF),企图在选举后成为欧洲议会第三大党团,力求改变欧洲立法机构和领导机构目前的权力平衡。

班农此前在采访中宣称,他届时也许会在现场,只是不知是谁不待见谁,最后未能成行。

而那位萨尔维尼则在集会现场指责默克尔、马克龙以及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等欧洲领导人:“背叛欧洲……正在建立一个无节制移民的欧洲”。

9

(欧洲右翼领导人在米兰集会上,图片来自时代杂志)

意大利似乎成了班农的应许之地,今年4月,班农在意大利号称要筹建政治实验室,计划在一所拥有800年历史的修道院里创办“犹太-基督教西部学院”,培养年轻的极右翼“文化战士”,也就是下一代民族主义者和民粹主义领袖,有抱负的年轻人可以到那里培训几个周甚至半年,为日后在媒体和政府搞意识形态工作打下基础。

学院的名字是班农取的,他还将在此教授政治课,其他课程还包括历史、美学等。班农接受CBS广播公司采访时说,预计招第一批学生50人。

但该项目遭到了当地人的强烈抗议,称其反动目的与修道院的理念不合。

该培训班日常运营据称将由右翼智库人类尊严机构(DHI)负责,其网站首页刊登了班农赞美其创始人本杰明·汉维尔(Benjamin Harnwell)的话语:汉维尔是罗马最聪明的人,他一直是强硬派。

11

影响能有多大?

汉维尔是在担任纳吉·德瓦(Nirj Deva)助手期间创立了该研究所。而德瓦自1999年以来一直是代表英格兰东南部地区的欧洲议会议员,本周欧洲议会选举,他还将代表党派参选。德瓦是该组织的名誉主席,DHI网站上显示了他在欧洲议会办公室的工作电话和办公地址。而Open democracy报道称,2017年德瓦还曾应邀在白宫同班农会面,双方主要讨论朝鲜问题。

由此,看起来班农与英国保守派关系也很密切?传闻他是英国脱欧教父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的盟友,还与保守党议员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多次会面。《斯蒂夫·班农--川普黑暗的耳语者》一书作者蒂尔曼·延斯(Tilman Jens)甚至指出,班农在英国脱欧运动中起到了不可低估的引导作用。

但是,班农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欧洲大选,许多右翼民粹者也表达了保留意见。

莫伊藤说,班农对于欧洲大选而言,效用甚微,许多媒体高估了其作用,他还强调,不希望看到欧洲大选被非欧盟公民精心算计。

AFD在德国联邦议院的另一位领导人、曾在演讲中将纳粹统治说成只是德国千年历史中的“几粒鸟粪”的亚历山大·高兰(Alexander Gauland)指出:“双方合作的可能性很小,我们又不是在美国搞选举。”

勒庞也坦言,班农对她帮助甚少,因为他不是欧洲人。

很难分清这些政客是故意摆出姿态避免给别人留下话柄,说美国人干涉选举,还是真心认为班农毫无效用。

不过,德国明镜周刊2018年就对班农的计划展开调查,2018年10月得出结论:班农说的多做的少。他出资支持“革命事业”,不过是花钱买点影响力。

一切都是造势

明镜周刊的调查结论表明,班农的这些高调举动与关于他的隐秘传闻,似乎都是某种媒体策略。

班农在接受《新苏黎世报》采访时意味深长地暗示了其宏大计划背后的目的所在:

1.他从川普的团队被踢出去只是一个策略。“我最重要的事情是助川普在2020年再次当选。我最好的位置,最能帮助他的位置就是:我在外面。”

2.通过让欧盟右翼保守派和民族主义势力掌握权力,使欧盟在政治上瘫痪,并且无法同美国最大的敌人——中国结盟。

国之谋略,如此公之于众?班农在欧洲的宏大计划,是“奉命行事”还是一厢情愿地“妄揣圣意”,自我标榜和自说自话?

无论如何,在美国煽动恐惧,在欧洲煽动愤怒,历史上绑架民意的阴谋家们倒是惯用这种策略。

班农的英国小跟班卡萨姆(Raheem Kassam)大声疾呼:“忘了默克尔吧,索罗斯和班农将成为未来几年欧洲政治最大的两位玩家。”

但是,5月11日他原本受德国AFD党派邀请到德国联邦议院发表演讲,顺便也推销一下“中国威胁论”。但最终因为不得而知的原因,他的活动被迫取消了。

一切都是造势。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林夕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